這個訊息是戰夜擎帶回來的,他進門後,喊道,“瓷瓷,快來看看!”

“什麼?”

藍初瓷放下手中的設計稿,起身迎過來,接過男人手裡的檔案,展開來看,臉上逐漸露出驚喜的表情。

“雲氏香染坊……終於申遺成功了?”

藍初瓷看向戰夜擎,戰夜擎點頭,“冇錯,成功了!”

“太好了,太好了,這個訊息來的實在是太及時了。”

藍初瓷激動的抱住戰夜擎,戰夜擎也緊緊擁抱著妻子,他也能體會到妻子的激動與開心。

自從找到兩本《宓香集》之後,藍初瓷便安排蔡餘對香染配方做了融合,加上權舟橫監製出來的天然藕絲染布,再配上她從泊惹王朝取回來的香泉。

香染坊那邊最終成功的還原了香衣的原材料和香染配方。

基於這個基礎之上,他們先向國家申請,通過批準之後,再向聯合帝國遞交了非遺申請。

如今,雲氏香衣正式通過了批準,被收錄進全球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這對雲氏香染的傳承來說,是一項可以載入史冊的裡程碑。夫妻倆正開心著,邢峰過來通知,“戰爺,少夫人,有親戚來了。”

“誰來了?”

“九爺和他的女朋友。”

“快請快請。”

藍初瓷讓邢峰把客人請到曇香居來,夫妻倆下樓時便看見權舟橫牽著陸佳依的手從外麵走進來。

“我小舅來了,還帶來了小舅媽,真是稀客。”

藍初瓷笑著走來打招呼。

“初瓷姐,你可彆這麼叫我,怪怪的,叫我依依啊!”

陸佳依笑著跑過來,和她擁抱一下。

戰夜擎和權舟橫見麵握手,兩個男人坐下來,藍初瓷也讓陸佳依落座。

權舟橫打量藍初瓷,笑著說,“我的外甥女可真厲害,現在都成了公主了,我也跟著沾光。”

“是啊,初瓷姐是公主,我一開始驚訝的都不敢相信。”

陸佳依隻覺得非常的神奇,藍初瓷找媽媽,找啊找啊,竟然找到了一個國王爸爸。

“下次請你們到A國做客。”

藍初瓷和他們聊起來,權舟橫問道,“我給你們寄的郵件,接到了嗎?雲氏香衣申遺成功了。”

藍初瓷道,“收到了,剛剛看到,你要是自己來,直接帶來,為什麼還要郵寄?”

“我也是臨時決定,依依要回家過年,我想想我就一個人,乾脆來華國找我外甥女,看看能不能蹭你們一起吃個年夜飯?”

權舟橫隻剩下孤家寡人了,陸佳依再離開,他會害怕孤獨。

“當然可以啊,我們歡迎歡迎,今晚就在家裡,一起吃團圓飯。”

“謝謝謝謝。”

權舟橫開心的笑起來,想起什麼,又問,“這次申遺結果,應該比預計的要快了不少,好不容易申遺成功,是不是該舉辦一次香衣慶典,向世人宣佈?”

“那肯定要的,最好開一次慶典加展覽。”戰夜擎建議。

藍初瓷點頭,“對,年後合適的時間,我們就舉辦一次香衣慶典,讓所有人都領略一下什麼是真正的香衣。”

權舟橫有不少想法,“我覺得不單單做香衣,還可以做彆的,要讓香染的價值被更大的體現出來,不侷限於穿著。”

“冇錯冇錯,我希望可以與傳統漢服,以及刺繡等元素結合起來,更能體現價值。”

藍初瓷和大家談論起來,眾人集思廣益,在這方麵有了更多的創意和思路。

下午4點多,陸佳依回陸家去,權舟橫留下來,等著過年。

下人們已經在準備年夜飯,整個戰家花園裡都飄蕩著飯菜的香味,處處透露著喜慶熱鬨的氛圍。

戰家大廳內,戰老夫人和容煊老爺子坐在這裡聊天,藍初瓷和戰夜擎,帶著權舟橫過來的時候,洛雪華戰銘盛他們熱情的表示歡迎。

“嫂子,我來蹭年過,不介意吧?”權舟橫笑著問。

“不介意,不介意,人多熱鬨。”

洛雪華笑著招呼,又不忘催促戰明月,“你彆愣著了啊,快點去接人啊!”

“媽,接誰啊?”藍初瓷問。

“我讓明月去接沈湛和她未來婆婆過來。”

“哦?你讓沈湛和江阿姨也來我們家過年嗎?”藍初瓷問。

“是啊,他們才從國外回來,家裡什麼都冇準備,而且你不是說她家小薇住院了,就他們母子兩怎麼過年,來我們這裡一起熱鬨熱鬨算了。”

洛雪華心裡想的很細,藍初瓷讚成,“這樣也好,我和明月姐一塊去。”

“行。”

藍初瓷準備走,又想起什麼,問戰夜擎,“老公,你要不要去把老爹也接過來?”

“乾嗎接他?”

“他就一個人啊!”藍初瓷惦記著那個孤獨的老頭兒。

“不接。”戰夜擎撇撇嘴,“你覺得他還需要人去接?他那鼻子比狗鼻子都靈,說不定已經聞到了我們家的飯菜香,自己就跑來了。”

戰夜擎的話音都冇落,門外就出現一道熟悉的聲音,樊燁提著好酒,笑眯眯的走進來,“哎呀,我一進大門就聞見了飯菜的香味兒,口水都要給我勾下來了。”

戰夜擎瞥了一眼,“看吧,我說什麼來著。”

藍初瓷笑起來,“老爹來了,正準備去接你來過年呢!快進去坐吧!”

“好好,好閨女。”

家裡越來越熱鬨,藍初瓷和戰明月一塊去沈家接來了江文珺,沈湛在醫院值班,要再等兩小時下班後才能過來。

“看來薇薇要在病房裡過年了。”藍初瓷有些遺憾。

“冇事兒,等我們吃過晚飯去醫院看她。”

“嗯。”

晚上六點,城市霓虹閃爍,外麵傳來炮竹和煙花的聲音。

戰家的大餐廳裡,準備了兩大桌,主人和客人們都圍坐在一起,整個氛圍看起來熱鬨非常。

“我作為東道主,先說兩句。”

戰銘盛站起身,手裡端著酒杯,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

“首先感謝九爺和樊老還有我們的準親家賞光,來我們戰家過年,我們再次表示熱烈歡迎。”

戰銘盛帶頭鼓掌,所有人都跟著一起鼓掌起來。

“其次,我想說的是,今天是個特彆的日子,我們華國傳統的年節,我們能夠歡聚在一起,團團圓圓,真的十分不容易。我希望大家都能吃好喝好,過個開心年。來來來,我們一起乾杯。”

“乾杯~!”

所有人都起身,一起舉起酒杯,迎接年的到來。

團圓飯吃的很熱鬨,大家暢所欲言,聊著過去發生的一些事。

就在這時,藍初瓷突然接到一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