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姐姐,外公外婆的身體怎麼樣?”淘淘又問道,看了一眼身邊的湛湛跟軟軟。

他們都在擔心林文正跟周卿的身體。

念穆怔了怔,詢問他,“你怎麼知道的?”

“上新聞了,我們看見了。”淘淘說道,“但是那些人隻說外公外婆受傷了,冇有說具體情況。”

“他們會冇事的,而且醫院這邊也有醫生護士在照顧著,不用擔心。”念穆說道。

淘淘“嗯”了一聲,又對著湛湛跟軟軟說道:“哥哥姐姐,你們聽到了嗎?”

“嗯。”湛湛點頭。

念穆這會兒才知道原來他們都守在電話前,他們這是關心林文正跟周卿吧。

“你們在家裡乖乖的,先吃飯,我跟……”念穆看了一眼身邊正在開車的男人,“我跟你們爸爸馬上回去。”

“好的,姐姐,爸爸,路上注意安全。”淘淘叮囑道。

“好。”念穆等電話那頭掛了,才把電話掛掉。

“他們知道兩老住院?”車內的空間靜謐,慕少淩能聽到她電話那頭的聲音。

“嗯,新聞報道了。”念穆說道,知道他在做事,又補充道:“不過記者也冇有具體報道二老的情況。”

“嗯,醫院冇透露出去。”慕少淩說道,司曜所在的這個醫院,對VIP病房的病人**保護得很好。

不是誰都能進入病房,而病房裡的人基本都是互不打擾,他們大部分身份都特殊,不被彆人曝光就算好了,他們也冇心思去探究彆人的**。

所以,林文正跟周卿在VIP病房裡,他很放心。

林寧進不去,記者也進不去。

“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康複出院。”念穆說道。

對於年輕人來說,身體好,即使是腦震盪,慢慢養幾天所有症狀就會消失。

但是老人家的身體弱很多,他們腦震盪,或許需要更多的時間去休息,去調理身體。

“不清楚,交給司曜。”慕少淩說道。

即使林文正跟周卿身體康複了,他也打算讓他們在VIP病房多住幾天。

並不是要占用公共資源,而是,他要讓林寧以為,林文正跟周卿的情況很糟糕。

越是這樣,林寧就會越開心。

一個人在開心的狀態下,會暴露出更多的事情。

慕少淩就是要周卿看清楚。

林文正心軟,很多事情要是讓周卿知道,她肯定會難過。

所以一直以來都是隱瞞政策,冇有讓她知道林寧在背地裡做了多少荒唐的事情。

他本著林寧跟自己沒關係,也冇有反對林文正這麼做。

但是眼下,林寧必須要除,而且,為了不讓周卿過度憂思,必須讓她知道林寧的真麵目,讓她知道,林寧是多麼惡劣的一個人。

慕少淩一邊開車,一邊計劃著。

這麼想了好會兒,便回到彆墅。

跟孩子打了一聲招呼後,慕少淩便往樓上走去。

淘淘牽著念穆的手,側過臉看嚮慕少淩上樓的影子,問道:“姐姐,爸爸為什麼表情這麼嚴肅?”

“有嗎?”念穆微笑搖頭,化解著孩子的不安,“你爸爸不是一直都是那個樣子嗎?”

“是吧……”淘淘嘟著嘴,他們的爸爸最嚴肅了,對他們也是,十分嚴肅!

他還是喜歡媽媽。

想著,他又貼了貼念穆的左手背,視線緊緊看著她包紮好的右手,“姐姐,疼嗎?”

念穆注意到三個孩子紛紛看著自己的手,笑著搖了搖頭,“已經不疼了。”

有他們的關心,一點也不疼。

“姐姐,吳姨已經給你們留了晚飯,你要吃嗎?”淘淘又問道,他好想去握著她受傷的手吹一吹,因為吹一吹就不疼了。

但是又不敢這麼做,擔心自己會弄疼她,所以淘淘隻能作罷。

“好,我去廚房看看。”念穆說著,任由孩子牽著自己的手,走進廚房。

吳姨正在廚房裡準備明天早上早餐的食材,因為她要請假,擔心念穆一個人忙不過來,所以提前把做包子的肉餡給剁好調好味道,然後又把麵給揉好發酵。

“吳姨,你在準備什麼?”念穆見她在揉麪,便疑惑問道。

“念女士,您回來了。”吳姨笑眯眯地回答著,“我在揉包子皮,等發酵好我就把包子包好,明天您隻要拿到鍋裡蒸熟就可以了。”

“你明天請假是吧?”念穆記得她提及過在孩子開學那天要送去學校,所以早上來不及過來。

“是的,所以把早餐提前準備好,明天您也能多睡會兒。”吳姨用力揉搓著麵。

“謝謝。”念穆不禁道謝。

“您彆說這些,對了,還冇吃飯吧?飯就在微波爐熱著呢。”吳姨說道,知道他們不能在飯點回來,所以專門留了飯菜,放在微波爐裡熱著。

“好。”念穆打開微波爐,裡麵放著她跟慕少淩的飯菜。

她拿出一個托盤,把飯菜都放在托盤上。

吳姨問道:“對了,先生回來了嗎?”

“回來了,不過在樓上忙事情,我把飯菜端上去給他。”念穆道,把吳姨留的飯菜一分為二,要端給慕少淩的那份自然多些。

“您就彆亂動了,還是我來吧,我洗個手。”吳姨注意到念穆包紮的右手。

“我冇事,就一點小傷,端個托盤而已,不是什麼大事,也不會弄著傷口。”念穆並不矯情,這會兒手上的傷口已經不疼,她覺得冇問題,“再說了,你這麪糰揉到一半呢,又洗手,多麻煩呀,我來就好。”

“那麻煩你了,念女士。”吳姨現在手上都是麪粉,不好把飯菜端上去,見她堅持,隻好作罷。

念穆把兩份飯菜端到飯廳,把湯裝在托盤的碗裡後,便端著飯菜上樓。

來到慕少淩的臥室,即使冇關門,他還是敲了敲門。

“進。”慕少淩見她端著托盤,濃眉皺起,又道:“怎受傷還這麼不老實?”

“我隻是手被劃上,又不是骨頭斷了殘廢了,端個托盤還是可以的,再說了,吳姨在廚房忙著準備明天早上的早餐呢,這個托盤又重,總不能讓孩子們來吧?”念穆說道,把托盤放在桌子上,“你先喝湯吃飯,再處理工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