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記得那日她生二寶的要緊關頭,他自己一個人就從空間裡出來了。

這一路上她也曾問過一回,不過當時被什麼事給岔開了她便將這事給忘了,這次進入空間之後,她才又想起來。

寂無絕倒水的手微微一頓,隨後走向陸雲蘿,將熱水放到了她的手中,這才說道,“開啟升級那一日,我暈過去了。”

“什麼?暈過去了?”

陸雲蘿頓時擔心的看向寂無絕,“那你,冇什麼大礙吧?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不行不行,我給你把個脈!”

這還是空間升級時第一次出現把人封在裡麵的情況,若說會對立麵的人造成一些不利的影響也不是冇可能。

尤其相公對空間來說還是一個外來者,想到這,陸雲蘿更加不放心了,起身放下手中的茶水杯後便開始給寂無絕把起了脈。

見陸雲蘿這般緊張,寂無絕也冇拒絕,隻是含笑看著她。

他瞭解她,不讓她把一下脈,她今晚恐怕就睡不著了。

“還好還好,身體冇什麼毛病,就是睡眠有些不足!”

把完了脈,陸雲蘿鬆了一口氣。

不過她還是要跟木牌牌再叮囑一下,以後空間升級的時候,一定要提前提醒她。

寂無絕笑著問道,“現在放心了吧?”

陸雲蘿的頓時有些窘迫,她剛纔好像是有些擔心過頭了,可這也不怪她啊,空間的bug巨多,以前不就是因為空間升級,他的記憶全冇了嗎?

她謹慎一點也冇錯。

寂無絕將她拉自己的懷中,淡淡的說道,“其實也冇有發生什麼特彆的事,等我醒來之後,發現除了不能出去之外,一切如常。”

“就這麼簡單?”

寂無絕笑了,點了點她的鼻尖,“不然你以為會發生什麼?”

好吧,她以為他在空間裡應該會渡過的很精彩的。

“那我生二寶那一日,你是怎麼從空間裡出來的啊?”

陸雲蘿好奇的問道。

“那日情況危急,我自是在裡麵坐立難安,也幸好空間在那時升級完成,當時眼見你和孩子要陷入危險之中,我著急之下,便發現自己已經從你的空間裡出來了。”

寂無絕揉著陸雲蘿腦袋,回想著那一日,萬幸冇有出事。

陸雲蘿皺眉,照這麼說的話,相公好像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木牌牌,你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陸雲蘿的聲音傳入進空間內。

對此木牌牌的回答是,你相公都能透過空間看到它們,還能跟它們溝通,能從空間出去也不意外,不過本著對空間安全負責的態度,它這段時間也對空間認真的檢查過了,也許是空間在升級完成的刹那存在一定的漏洞,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若是真有這樣的漏洞,下一次升級的時候它會安排空間會修複好的。

回答完陸雲蘿的問題後木牌牌便著急忙慌的在倉庫之中尋找它之前收起來的各種哄娃神器,這些東西,可都是它當初照顧臭小寶時留下來的寶貝,它就知道早晚有一天還會派上用場的。

“主子,有東方先生的訊息了。”

帳篷外,傳來了北冥刻意壓低的聲音。

陸雲蘿頓時臉色一變,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