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陳陳若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每一次跟蕭靳禦待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會有一種特彆熟悉的感覺,好像他們兩個認識了很久一樣,就連氣息都感覺到很接近。

而他們也是真的很有緣分,喜歡的東西還有對食物的口味也都相差無幾。

反觀她跟陸西洲之間陌生的好像是從來都不曾一起生活那樣,有些她不喜歡吃的東西,陸西州竟然還不知道。

隻是雖然心裡麵有這樣的疑惑,陳若初還是冇有當著蕭靳禦的麵說什麼,

因為這些隻是他自己的感覺而已,並不能代表什麼,有任何證據或者事實推測之前,所有的胡思亂想都有可能會變成自作多情。

所以現在她都是保持著安靜的狀態,仔細的觀察身邊發生的一件事情。

池妮在旁邊看到她發呆的樣子,故意湊到她的身旁,輕聲的在她耳邊說道:“其實我一直都覺得,你身上有我閨蜜的那種感覺,我指的不是你的外貌,而是你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那種氣質還有特性……”

“是嗎?說說你們以前的事吧,你們是怎麼認識的?”陳若初也覺得有些奇怪,他們真的是有這麼多相似的地方嗎?

“說起我們認識的時候,還是在國外讀書,那時候我不得不承認,我是因為她的美貌才接近的,你也知道,人對美好的事物總是會更嚮往的,當然,我們能夠做好朋友,還是因為性格和愛好方麵都很投機。”

陳若初聽到真的簡單粗暴的理由,還真是有些意外,池妮竟然是因為長相漂亮纔跟對方做朋友的,不過當然能保持這種關係,肯定還是不止這些的。

“我覺得我現在跟你說話也挺投機的,甚至我恍惚之間覺得你就是她,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你就是呢?”池妮的手托著腮,逮著機會就對陳若初進行暗示。

池妮說這些的,其實不為彆的,就是希望陳若初能夠自己想起之前的事。

陳若初聽池妮這話也是笑了笑,她冇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了。

“不說這個問題了,問你點私密的事情,你不介意吧?”池妮趁著喝了點小酒,拉著椅子不停地往陳若初的方向靠近。

陳若初還是比較介意彆人問這些事情,可是對方給她的印象還不錯,而且看著池妮的時候也討厭不起來,所以也就冇有問你反對。

“你想問什麼事?能回答你的事我就儘量回答你。”陳若初態度不錯,語氣也很溫柔。

“就……你和你老公的感情……怎麼樣?”池妮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明顯看到蕭靳禦的眼神往這邊瞟,看得出來蕭靳禦也很關心。

被這麼一問,陳若初愣住了,這…

“還好吧…”

陳若初回答得含糊不清,聽得池妮心裡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