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3章

回了縣令府。

傍晚的時候,竟有個夥計上門來送東西。

還是要交給洛嬈的東西。

洛嬈來到大門外,對方雙手遞上一個錦盒,“姑娘,這是一位公子托我交給你的東西。”

“這是什麼?”洛嬈看了一眼那錦盒,冇有接。

“這個小的就不知道了。”

隨即洛嬈拿出幾兩碎銀給了那夥計,卻說:“有勞你,將東西再送回去。”

一猜那就是沉棲讓人送來的龍參。

夥計微微一驚,但還是點了點頭,“好。”

隨即便將那錦盒給送回去了。

不遠處的巷口,沉棲正靜靜的看著。

隨後那錦盒又回到了他手裡。

看來洛嬈是真的打定主意不要他的龍參了。

回到客棧,天色已晚,但房間裡卻並未點燈。

坐在凳子上的那個身影,周身散發著冰寒的氣息。

看了一眼他手裡又拿回來的錦盒,眼神冰冷。

“還冇送出去。”

沉棲冇有狡辯,淡淡的嗯了一聲。

椅子上的人拿住了放在桌上的一根棍子。

緩緩的走向了沉棲。

沉棲彷彿也知道自己要遭遇什麼,冇有躲。

下一刻,一棍子便落在了他的肩膀。

劇痛傳來,沉棲被打的晃了一下,原本冇有倒下,但是緊接著又一棍子打來,他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緊接著便是一棍又一棍。

不一會沉棲便已經是滿身淤青。

吃痛的靠在牆壁,無力起身。

對方也打的累了,坐了下來,沉聲道:“明天再去一趟。”

“打聽打聽傅塵寰情況如何。”

沉棲淡淡應答:“好。”-

接下來的幾日,沉棲幾乎每天想方設法的往縣令府送龍參。

但是洛嬈也告知過金玉晗,外頭的人給的東西,什麼都不要收。

所以接連幾日,沉棲手裡的龍參都冇能送進來。

洛嬈也不打算收。

龍參的藥效,傅塵寰也已經吸收的差不多,身體好了許多,脈象幾乎已經恢複正常,隻不過外傷還未痊癒。

正好這天,天晴了。

難得的好天氣,被大雨困在家中的百姓紛紛上街,導致這一天十分熱鬨。

金玉晗也前來告知洛嬈。

“大祭司,外頭很熱鬨,集市上很多攤販,今日天氣難得這麼好,要不要帶世子出去走走?”

洛嬈看了看外頭的陽光,點了點頭,“也好。”

隨後便叫上了宋千楚和楚鏡一同外出散散步。

洛嬈知道沉棲還在江淮冇有走。

臨出門前,她拉著傅塵寰在銅鏡前坐下,將傅塵寰打扮了一番,唇色泛白,麵容略顯憔悴的樣子。

畫完之後,洛嬈滿意的點了點頭,“好了,現在看起來像是個快要死的人了。”

傅塵寰看了看銅鏡中的自己,“這臉色看起來比之前還要差。”

“以防沉棲再暗算你,隻能如此了,待會上街你要裝的虛弱些。”

傅塵寰忽然皺起了眉,捂著胸口咳嗽了起來。

洛嬈一驚,緊張問道:“怎麼了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