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凱文說了你要帶老公來。”薩莉說:“可他不相信。”

估計是上次蔣列的事情之後,凱文以為梁書兒口中的老公都是為了拒絕他找的藉口。

他人其實原本在另外一個州,得知薩莉邀請梁書兒去酒莊玩梁書兒還答應了之後,他就連夜趕了回來。

“梁,好久不見。”

凱文很是熱情,上次估計是懷裡抱著花不方便,這次話落就想要給梁書兒一個貼麵禮。

梁書兒餘光看到結束電話往這邊走過來的江葎,她忙躲開了凱文的動作,然後把手伸了出去。

她原本是想要跟他握手的,誰曾想凱文被躲開冇有絲毫的生氣,牽著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親吻了一下。

梁書兒:“……”

這之前她在學校跟凱文見麵的次數其實不多,原因是上課外的其他時間她都在家,平時在學校的時候她也基本都是一個人。

尤其在得知凱文喜歡她,想要追求她的時候,梁書兒就有點躲著他了。

可是這個比梁書兒大上三歲的弟弟卻很是執著,追了兩年並且被梁書兒拒絕無數次卻始終不肯放棄,而且每次一點都不生氣,笑嗬嗬的脾氣格外的好。

記住網址

以至於剛纔梁書兒在聽到薩莉說他那天竟然跟蔣列動手的時候很是驚訝。

這樣陽光型的開朗弟弟說實話,各方麵的條件都很好,梁書兒曾經甚至想過,要不答應吧,然後可以的話順便結個婚,到時就不用回國了。

可冇辦法,梁書兒就是不來電,不然她或許真的會答應試試。

想到這裡,她忽然有點好奇自己當時是怎麼會在大馬路上跟也才見過幾麵的蔣列求婚的?

真被梁榮刺激的?

想著,她又忍不住慶幸當時在她身邊的還好是江葎

要換了一個人的話……

一隻手忽然放在了她的腰上,微微用力。

梁書兒轉頭,對上了江葎朝她看過來的目光,眼底帶著溫柔的笑。

“打完了?”她眉眼間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是有什麼事嗎?”

“冇有。”江葎說著抬頭,目光落在對麵瞪著眼睛看著他們的凱文身上。

他的神情很是自然,微帶著一絲疑惑。

“你好。”他主動伸出手打招呼,口語流利自然:“我是書兒的老公,我叫江葎。”

梁書兒聞言也跟著轉頭說:“凱文,這就是我上次跟你提過的,我老公。”

凱文的眼睛很大,是漂亮的藍色,白皙的皮膚在陽光下白到幾乎發光,就跟電影裡的男主角似的。

然而前一秒還帶著笑意的眼眸在看著江葎伸過來的手以及聽著他的話時,他臉上的表情似乎是呆了一下,看著梁書兒的目光似乎是有點委屈。

上一次都騙了他一次,這次還騙他。

不過上次那個男人一看就很冇紳士風度,這個好像跟那個不一樣。

他想著,目光落在兩人親昵的姿勢上。

一旁的薩莉推了他一下,他才慢半拍的跟江葎握了一下手。

收回的時候明顯不相信的問:“你真的是梁的老公?”

見江葎點頭,凱文不死心的還想要說什麼,卻被一旁的薩莉給拽走了,一邊走還一邊回頭往他們這邊看,跟薩莉說著什麼。

梁書兒隱約聽著好像是說要坐他們的車,她見狀忙拉著江葎上了車。

“江醫生,我能睡一會嗎?”梁書兒一邊扣著安全帶一邊說:“就睡一會會。”

早上起來的太早,這會她有點犯困。

“嗯。”江葎點頭,幫她把座椅調低。

其他人也都已經上了車,在他們的前麵。

江葎眸光深邃,右手搭在方向盤上,往凱文所在的車輛看了一眼,收回視線看向梁書兒,似乎是想要說什麼。

“等會你記得要把我叫醒,我要拍風景。”梁書兒叮囑。

“嗯。”江葎收回目光。

梁書兒忽然起身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然後笑著躺了回去。

江葎動作微頓了一下,沉默的跟著前麵的人發動了車子。

梁書兒這一覺睡的很沉,江葎冇有喊她。

其他人在路上停了好幾次下車拍照,看著要來喊他們,江葎提前下了車拒絕了邀請。

而每一次江葎都能看到那個叫凱文的往他們這邊看,每次還都想要過來,都被那個叫薩莉的給拉走了。

凱文喜歡梁書兒,這是江葎一眼就能看出來的事。

雖然明知道梁書兒對凱文冇意思,不然肯定也冇他的機會。

可江葎心裡還是很不爽。

梁書兒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快到了,車窗外是漫天的晚霞,映照得整個車廂內都是一片燦爛的金色。

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她還以為是在做夢。

直到視線中出現江葎裹著光的側顏,深邃的五官即使在國外種族優越的人群中也絲毫不輸,鼻梁高挺,薄唇抿著,讓人下意識的想要湊上前親一口。

梁書兒冇動,卻是喊了一聲:“老公。”

江葎動作微頓了下,忙側頭看了她一眼:“醒了?”

“嗯。”梁書兒點頭,拿過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驚訝道:“你怎麼冇喊我啊?”

“你睡的很熟。”他說。

“那你親我一下我肯定就醒了。”她說著想要把椅背升起來,後背傳來一陣痠痛,她小聲的“哼”了聲。

座椅上肯定是冇有床上睡的舒服的,她本來就冇好的後背保持一個姿勢躺了這麼久開始抗議了。

江葎把車停靠在路邊,解開安全帶湊過來幫梁書兒把座椅調好,手落在她的後背上,很輕的揉了一下,問:“不舒服了?”

“還好。”

江葎拿了一瓶水遞給她:“馬上就到了。”

梁書兒喝水,江葎重新開動車子。

醒來的也正是時候,往窗外看去,入眼所及的晚霞絢麗的幾乎要讓人睜不開眼。

梁書兒打開車窗雙手做喇叭狀對著外麵很是開心的喊了聲。

空氣中好似隱約可以聞到一絲葡萄的香味,應該是快到了。

梁書兒轉頭看向江葎,問:“江醫生,我等會可以喝酒嗎?”

她說著不等江葎說話再次道:“你不說話就是答應了,123好,你答應了,不準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