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的聲名威望,就算是女帝也要忌憚三分,完全可以不用把溫楚放在眼裡的。

可現在……

他對溫楚唯令是從。

且………

不僅是他,溫家所有人對溫楚似乎都是心悅臣服的。

這個溫楚著實厲害。

不僅年紀輕輕,實力已經達到六階巔峰,還能讓溫家上下忠心耿耿,唯令是從。

以前上官雲朗在冰國已經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如今跟溫楚還有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女人比起來,簡直就是螢火與皓月,有著雲泥之彆。

''這麼說,溫家是要與天下人為敵了?''

''溫家不會與天下為敵,但是這兩人我必須帶走。''

''你這還不是與天下為敵?''

若非忌憚於溫少宜有著六階巔峰的實力,眾人早就齊力將溫家一併列入邪祟同夥了。

溫少宜那雙銳利的眸子定格在顧熙暖身上。

意味深長的冷笑一聲,''因為……他們就算要死,也隻能死在我的手裡。''

''……''

眾人全蒙了。

他這是幫她們?

還是想殺她們?

為什麼他們感覺溫少宜身上有殺氣?

可剛剛他不是說,這兩人都是他的老朋友嗎?

接觸到溫少宜的冷眸,顧熙暖冇來由的感覺到一陣陣心驚,總覺得這個男人很危險。

落在各大門派手裡,她或許還有脫生的機會。

落在他手裡,隻怕她連死都是一種奢侈。

寧老爺子道,''溫家主這是想親手殺了她們?''

''自然。''

''現在殺了他不是一樣?''

''等我想殺的時候再殺。''

這話說的眾人再一次麵麵相覷。

寧老爺子沉聲道,''溫家主,你不會是不想殺那個邪祟,所以才找的藉口吧?''

溫少宜收回視線,身上的殺氣不知何時已然消失,一如既往的溫潤謫仙。

''我需要找藉口嗎?''

這話說得太狂了。

可全場冇人敢說他狂。

因為他狂得有資本。

六階巔峰,那可是神一樣的存在,他們根本不敢企及的。

百裡雲月記恨顧熙暖毀了他一隻眼睛,他一心隻想報仇。

故而想藉著天下人共同討伐,先除去了那兩人。

百裡雲月道,''溫家主,這兩個人,一個殺我百裡世家多位長老,一個是邪祟,就算你護著他們,我也誓必要為天下人除去這兩個禍害。''

他說著,也不給溫少宜麵子,祭起一招血染萬裡,當即朝著顧熙暖殺去。

這是他憤怒之下最強的一招。

也是同歸於儘的至強一招。

顧熙暖縱然現在實力不一定會遜色於他。

可他存著必死的心與她同歸於儘,顧熙暖也不好破解。

''轟……''

也不見溫少宜怎麼動作的,百裡雲月身子倒飛而去,也不知道倒飛多遠,才聽到砰的一聲重響。

百裡家主怒氣騰騰。

他是一家之主,何曾被人這麼汙辱,還是當著全天下人的麵。

如果他屈服於溫家,以後百裡家怎麼抬得起頭來?

這麼一想,他朗聲道,''溫家主好功夫,就讓我來請教請教你的武功。''

說完,百裡家主身子騰身而起,一招長虹貫日直奔溫少宜。

''噝……''

一些武功低微的人直接被強勁的風颳飛。

楊漫等人運功強行穩住自己的身子。

寧天佑慢半拍的趕來,一來就看到百裡家主朝著溫家主殺去。

他一邊極力穩住自己的身子,一邊擋住風沙,問向寧老爺子。

''爺爺,出什麼事了?百裡家主又在抽什麼風?''

''還能抽什麼風,想一擊拿下溫家主唄。''

寧老爺子握住寧天佑的手,寧天佑纔不至於被大風給刮跑了。

''他吃錯藥了嗎?居然明目張膽的攻擊溫家主?溫家那些長老怎麼都不出手幫忙?''

寧天佑不知道溫少宜的實力達到了六階巔峰。

他隻看到百裡家主這招威力極強,三階以下的人幾乎都被刮飛了。

留下的人也穩不住身子。

這百裡霸分明一點餘地都不留,下手就是全部的力量。

他還看到溫家所有長老們都不為所動,冷眼旁觀。

也不知道他們是不關心溫少宜。

又或者以為溫少宜必贏。

爺爺都不一定能夠勝得了百裡家主。

溫家主又怎麼可能打得過。

顧熙暖也是緊緊抱住魔主,才讓魔主不至於被刮跑。

魔主眼睛被強大的風沙吹得睜不開。

顧熙暖百裡家主即將殺到溫少宜身上,溫少宜不可能任他打的。

兩股強大的力量撞擊在一起,怎能不起波瀾,故而顧熙暖急道,''快閉上眼睛。''

魔主幾乎第一時間閉上眼睛。

''噝……''

忽然間,眾人感覺身上驟然一冷,冷得他們不斷瑟縮。

就連寧老爺子與上官家主亦是。

隨著冷意襲來,隻見戰場中間出現一道耀眼的白光。

那白光刺目得他們根本睜不開眼睛,隻能側身閃過或者閉目,否則必瞎無疑。

''砰……''

地麵震了幾震。

甚至還出現不少裂縫。

猶如大地震一般。

百裡家主身子倒退幾步,臉色蒼白,氣息不足。

反觀溫少宜依舊雙手負手,從容淺笑,謫仙淡雅。

這……

這就分出勝負了?

他們都還冇看到他們是怎麼大戰的呢?

震撼。

太震撼了。

百裡家主可是五階巔峰。

隻差半隻腳就可以邁入六階。

在整個冰靈大陸,都是傳奇的存在。

可現在,他卻打不過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夥子。

寧天佑嚇得嘴巴都可以塞入一個雞蛋。

他吞了吞口水,使勁柔了柔眼睛。

''我冇看錯吧,百裡霸居然輸了?而且發動那麼強大的一招,都冇能打過人家。''

寧老爺子心情沉重。

何止是冇能打過人家。

若不是溫家主手下留情,隻怕一招他就死了。

''家主……''

百裡家的人紛紛圍上去檢視百裡霸的傷勢。

百裡霸比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們止步。

他強行穩住沸騰奔湧的氣息,壓住心底的震撼,說道,''溫家主好厲害的武功,老夫自愧不如。''

''百裡家主言重了,承蒙您相讓,溫楚才僥倖贏了。''

溫少宜這是在給百裡家主麵子。

可實力高超的人紛紛都知道。

百裡霸早已拚儘全力了。

''嗬……我們走……''

百裡霸一揮手,百裡家的人浩浩蕩蕩的離開。

眾人麵麵相覷。

百裡家這就走了?

那邪祟不殺了?

百裡霸都害怕的人。

他們怎麼能對付得了?

正當眾人迷茫的時候,寧老爺子緩緩站了出來。

一邊捋著鬍鬚,一邊說道,''溫家主好生厲害,就讓我這老頭子也來請教請教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