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戰夜一本正經道:“扔去給需要的人了。再說,你現在的身材那些衣服根本不能穿,留著纔是可惜。”

好吧。

她雖然冇長胖,可胸的確大了很多,不好再穿。

傅溪溪無言以對。

薄戰夜輕輕揉他的小手:“去挑件喜歡的衣服換上吧,一會兒傅家和你的朋友會來你慶祝出月,同時看望傅久夜溪。”

還有慶祝晚宴?

他也搞得太隆重了吧!

傅溪溪有些受寵若驚:“你這是打算把我寵壞?”

薄戰夜幽邃深沉目光看著她:“寵壞又如何?”

“就......一輩子離不開你了呀!”傅溪溪苦惱說:“你把我寵的又嬌又貴,要求也高,以後冇有人受得了我,我也看不上彆人。”

薄戰夜挑眉:“那不是很好?”

傅溪溪一哽,仔細一想:“好像也是,有道理。”

“愛你。”

她在他臉上一親,然後轉身去挑衣服。

薄戰夜看著她身影,抬手摸了下溫溫熱熱臉頰,嘴角情不自禁溢位一抹微笑。

若真如她所言,做這些事就能讓她離不開他,那她未免太好哄。

......

下午五點十分。

傅家所有人到達彆墅,嫣然也和盛琛一同到來。

他們雖早已看望過傅溪溪和孩子,但這次還是每人又送了禮。

“溪溪,這是爸爸和媽媽和送你的。”

“這是大哥的心意。”

“二哥的。”

“三哥的。”

“溪溪,我特意挑選的,希望你喜歡。”

“......”

一人一份,直接把傅溪溪身邊的桌椅堆成山。

傅溪溪感動又窘迫:“太讓你們破費了,生一次孩子送兩次禮物,怪不好意思的,都是夜哥的錯。”

母親道:“哪裡的話,之前是心疼你生產,現在是歡迎你回家。”

江嫣然說:“是啊,生雙胞胎很辛苦的,意義不一樣,一定要慶祝。”

傅懿謙更為霸氣:“彆說一月兩次禮物,就是天天送,我們也送得起。”

傅溪溪:“......”

好吧,她不僅有一個寵她上天的老公,還有一群愛她的家人朋友。

幸福i

g。

在傅溪溪接受所有美好期間,薄戰夜一直安靜在一旁照顧,目光落在她身上冇有移開眼。

她挑選的是一套嫩粉色套裝裙,身材恢複完好,皮膚細膩發白,之前的孕肚消下去,腰肢纖細,不盈盈一握。

明明是已婚少婦,卻少女感十足,美麗動人。

周身又因為生過孩子二次發育,多了一抹成熟韻味。

這樣又純又欲的女人,最具吸引力。

薄戰夜眸光逐漸變得幽闇火熱,如暗夜裡的狼,在看待獵物。

他想,那抹欲罷不能又在翻騰,不受控製。

今晚或許可以試試。

上下也並不會丟臉?

“嗒......”

就在這時,一聲皮鞋聲響起,隨之而來的是一道溫沉聲音:“抱歉,我來晚了。”

薄戰夜順著大家的視線望去,然後就看到走進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