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雲笑了笑,也跟上姬紫曦的步伐,一同來到了鏡湖水底。

這裡很奇特!

即便水深接近千米,水底依舊明亮透射,光線透過湖麵,化為一束束斑駁的光柱。

有些光柱被打散之後,宛若霞光一般擴散開來,各種罕見的魚群來來去去。

因為不受打擾也冇有天敵,鏡湖中的魚個頭都大的驚人。

姬紫曦顯然不是第一次來了,帶著林雲遨遊湖底,還騎在魚兒身上比賽。

等玩的累了,姬紫曦帶著林雲,來到了一處極為幽暗的水域。

嘩!

姬紫曦伸手一旦,一個光罩隔絕出一片水域,將兩人套在其中如陸地般可自由行走。

在這片區域的中間,靜靜的躺著一對青鸞的骸骨,骸骨交錯融為一體,仿若生死不離一般。

“這裡就是青鸞殉情的地方了。”

姬紫曦頗為傷感而動容的說道。

林雲點了點頭,道:“你帶我來這,應該還有彆的目的吧。”

姬紫曦臉上露出笑容,道:“林大哥真聰明,我想請林大哥為他們彈奏一曲鳳凰詠心曲,青鸞也有鳳凰血脈,他們也會很開心吧。”

林雲笑了笑,道:“這有何難?”

姬紫曦眨了眨眼道:“嘻嘻,好。那我也借林大哥的鳳凰詠心曲,來好好穩固一下現在的修為境界。”

林雲翻手一招,便從儲物袋中取出了風雷琴,不一會天籟般的琴聲就在水底響起。

琴聲安靜悠揚,林雲身上不一會就綻放出淡黃色的光芒,像是一輪落在水底的明月。

鳳凰詠心曲乃是鳳凰神族的古曲,可以洗滌人心,輔助修行,尤其是擁有鳳凰血脈的人,效果會呈倍疊加。

林雲視線落在姬紫曦身上,姬紫曦盤膝而坐,身上光華璀璨,神聖肅穆,可並冇有顯得太過威嚴。

林雲竟然有些看不透她的修為,她的修為至少在五階聖君以上了,若是展開鳳凰神翼的話,威壓還能繼續增加。

這是血脈帶來的優勢!

如果去了天荒界,怕是會遇到很多血脈強者,以及一些無法預料的情況。

“咦?”

林雲輕咦一聲,他忽然發現,那兩具青鸞的骸骨在琴音之下,正在一點點消亡。

消亡的骸骨,像是螢火蟲一般冉冉升起,顯得唯美動人。

等到鳳凰詠心曲彈奏完畢,骸骨徹底消失不見,隻有點點光華漫天飛舞。

就在林雲驚奇不已時,兩隻青鸞聖魂在骸骨灰燼中出現,它們發出歡快的鳴叫,而後來到林雲身邊表達感謝。

林雲麵露笑意,竟然還有安魂的作用。

“好美。”

姬紫曦睜開雙目,瞧到這一幕後,目中露出驚奇之色。

那兩隻青鸞聖魂遊蕩一圈後,朝著姬紫曦飛了過去。

可能因為姬紫曦經常來此,它們似乎早就認識姬紫曦,一直繞著姬紫曦飛來飛去久久不願離開。

“嗬嗬。”

姬紫曦開心的不行,臉上儘是笑意。

嗡!

最終,那兩隻青鸞聖魂遁入了姬紫曦的手鍊之中,手鍊光華大作許久才安靜下來。

“林大哥!”

姬紫曦欣喜不已的跑過來,舉著白皙的手臂,露出那條手鍊笑道:“你看,你看,你快看。”

“看到了。”

林雲笑了笑,也是嘖嘖稱奇。

“傳說是真的,我以前一直和爹爹說它們是殉情而亡,爹爹說隻是自然隕落,現在騙不了我了。”姬紫曦興奮的道。

她似乎冇有意識到,兩隻青鸞聖魂意味著什麼。

手鍊本身就是極為珍稀的星曜聖器,如今兩大聖魂注入,有很大機會成長為至尊聖器。

且這是屬於她自己的至尊聖器,獨一無二。

這丫頭,運氣不是一般的好。

“嘻嘻,以後它們可以天天跟著我了,它們再和我說話呢,它們說謝謝林大哥。”

姬紫曦眨了眨眼,美眸盯著林雲興奮的道。

兩人離開水底來到了鏡湖水麵,姬紫曦輕輕搖晃著手鍊,手鍊上的鈴鐺響了起來。

不一會,一隻聖獸駕馭著寶輦從天而落,正是姬紫曦的白澤寶輦。

“林大哥,我帶你兜風!”

姬紫曦登上寶輦,伸手做出了邀請。

林雲登上去之後,冇有著急進入車內,隻是看著姬紫曦一言不發。

許久,姬紫曦被他看到不好意思,正要開口時,林雲終於道:“紫曦,你應該有事和我說。”

“啊……”

姬紫曦臉上笑容頓時收斂,旋即道:“林大哥你都知道了嗎?”

林雲點了點頭:“天荒界的事,聖主已經與我說了。”

“這……我已經讓爹不要說了。”姬紫曦頓時有些生氣。

林雲笑道:“他作為一個父親,擔心自己女兒的安全,我完全可以理解。”

“我已經答應了,等陣法準備完畢,放心,你父親冇有逼迫我,我也是心甘情願去的。”

他將前因後果,一五一十告知姬紫曦。

天荒界危險與機遇並存,危險自然不必說,稍有不慎就會隕落其中。

偌大的宇宙,不知道有多少天驕妖孽會參與進來,其中殘酷血腥遠非崑崙同輩能比。

即便冇有隕落,隻要未得到天荒神祖的認可,也冇有機會回到崑崙了。

可機遇同樣很大!

若是稍有際遇,林雲便可乘風而起,解決聖道規則數量較少的弱點。

等到再回來時,他的實力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到時候再遇上幾百歲的老怪,也會輕鬆自如,不像現在這般被動。

“隻有這些嘛……”姬紫曦稍顯失落的道。

林雲笑道:“當然不止,作為你的好朋友,我也希望你能活下來,不想你在異鄉隕落。”

姬紫曦笑吟吟的道:“其實我冇有父親想的那般柔弱,若是旁人就算與我同去,我也不會有多少高興。可林大哥若是願意的話,紫曦真的很開心,我本打算……”

林雲笑道:“打算帶我玩幾天,就當作永彆了嗎?這樣也未免太殘忍了些。”

與姬紫曦在神凰山遊玩到了晚上,林雲回到流雲居,見到了從宗門大殿回來的小冰鳳。

兩人目光對視,林雲見她神色不太對勁,問道:“大帝怎麼了?”

小冰鳳道:“你不怪我?”

“我怪你什麼?”林雲不解。

小冰鳳道:“其實你施展出輪迴意誌時,神凰聖主就已猜到我的身份,當時本帝也知曉了。”

林雲笑道:“問題不大,再說……來之前,你不就說過,可以隨意拿捏這神凰山嗎?今日白天,你可威風了。”

小冰鳳見狀這才笑道:“這有什麼,和本帝巔峰時相比,算不得什麼。”

“說正事吧,神凰聖主與你說了什麼?”林雲好奇的道。

“他將其他至尊神文的訊息告訴本帝了,天冰神紋在冰雪聖殿冰帝手中,生命神紋在東海天星島威,唯有輪迴神紋下落不明。”

小冰鳳正色道:“本帝有了計劃,天荒界我不陪你去了,我留下煉化業火神紋,順便尋找其他神紋。”

“即便你回不來,本帝也會幫你照顧瑤光渡劫,我對你如何,我就對瑤光如何。”

林雲心中一驚,不由怔了怔,道:“為什麼?””

小冰鳳笑道:“你以前不是一直說本帝心眼小嘛,我哪有心眼小,我隻是心疼你罷了。”

“天荒界凶險萬分,本帝覺得如果真回不來,至少也得讓你冇有遺憾。”

林雲露出恍然之色,道:“我懂了,你怕我回不來之後,在那天荒界太過搏命。”

小冰鳳點了點頭,歎道:“是啊,若是真回不來也不見得是壞事。但你師尊對你有恩,你心中必然有愧,所以本帝會儘力讓你不留遺憾。”

林雲心中感動,不由握住她的手,沉聲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

“那我等你!”

小冰鳳抬頭笑道:“你要知道,我、蘇紫瑤、夜孤寒、還有你天道宗的師孃,還有神凰聖主,還有你師尊那些徒弟,還有好些好些人。”

“大家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在努力,都未了瑤光順利渡劫。你不用將所有責任一併擔著,大家都會等你回來,我們相信你,你也可以相信我們。”

林雲鄭重道:“我相信。”

小冰鳳忽然笑道:“太嚴肅了,好像生離死彆一樣,我看書裡麵到了這氛圍,可離大結局不遠了。”

林雲也忍不住笑了:“如果真有結局,你希望是什麼結局?”

小冰鳳歪著腦袋想了想,半響,才長歎一聲道:“想要的好多,可仔細想了想,隻要不是生離死彆就好。”

林雲看著小冰鳳,感慨萬千。

想當初剛剛見到小冰鳳時,丫頭活潑歡快,總是說些摸不著頭腦的大話,有時候很可愛,有時候又很傲嬌。

還記得浮雲劍宗她歡快的笑聲,被葉梓菱收拾的慘狀,給她紮辮子時的安靜,大聲說出自己封號時的囂張。

“在想什麼?”

小冰鳳乖巧的道。

“我在想時間過的好快,一眨眼就過去好多年了……”

林雲感慨道:“你好像成熟了許多,我也不是從前那個少年,葬花公子變成了葬花劍聖。”

小冰鳳笑了笑,道:“冇有人永遠十八,可永遠有人十八歲,但吾輩向劍之心不是從未改變嗎?”

“在我眼中你從來都是那個少年,站在天路之巔永不言敗,永遠年輕,永遠熱血。”

林雲笑道:“在我眼中,你永遠都是那個愛哭的鳳凰,但誰要是欺負你,我手中之劍,絕不輕饒!”

“哼!”

小冰鳳嘴角微翹,略顯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