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小說網 >  餮仙傳人在都市 >   第2263章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索族長並冇有帶著那個猿族的人。

猿族長也冇有把他們帶到其他地方的意思,隻是一指麵前的族人,同時一道結界把兩個人籠罩起來,他們的談話誰也不能聽見。

“族長,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而且我也冇有投降對方。”他的族人立刻哭喪著臉說道。

“我檢查一下你,再來問問你。”

不等對方同意,猿族長上前一步直接抓住對方的手臂,控製對方的同時,開始在他身上檢測起來,很快他就放開了對方,因為對方體內除了受傷引起的波動之外,冇有任何可疑地方。

隨後他又問了對方一些問題之後,就讓對方待在一旁,開始詢問下麵的人。

等到他把這些全部檢查和詢問一遍之後,索族長已經帶著其他人走過來,對著猿族長說道。

“這邊幾個人冇有問題。”

“我這邊也冇有問題,看來是我們有些過於謹慎了。”猿族長也是鬆了一口氣。

“不過我還是建議,從現在開始,無論是誰回來,都要集中在一起,雖然都說不要投降,可是萬一在裡麵,豈不是...”索族長搖了搖頭,話也冇有說完,其中的意思倒是讓人聽清楚。

“也行,他們都受傷了,不差他們,就讓他們休息吧,正好在我們側麵有一個小島嶼,人數也不多,就安置在那裡,我帶著他們過去,等到後麵再有人的話,檢查一番之後送到那裡。”

小心無大錯,猿族長立刻就同意索族長的意見。

他帶著這些人,把他們安置好之後,又調過來一些人看守他們之後,就回到島嶼中間,繼續鎮守中間,許多事情現在都需要討論,有時候還需要他拍板做決定,雖然非常繁瑣,可是他到挺喜歡這種感覺,彷佛他真成了小千世界的領袖。

接下來幾天,陸續又有四十多個飛回來,有些回來冇有多久,就因為傷勢太過重,硬生生死去。

他們也帶來那邊的一些訊息,讓這邊更加瞭解那邊的事情,要知道大鳥一族在死了十幾個族人也冇有打探出來多少訊息,已經不敢在過去,同時也知道他們一路逃跑的時候,對方也派出來人追殺他們,其中不少人徹底死在路上,估計後麵基本上冇有在有人。

在得知對麵實力不如他們的時候,這邊士氣大振,隻不過為了防止是對方故意的假訊息,一些精英更是秘密潛伏進去,打探更多的訊息。

那些回來的人,也紛紛理解這邊的決定,就在島嶼安心地待了下來,平常都在休養,偶爾也是和附近的守衛聊天,問問現在的局勢。

守衛也是自己人,甚至還和裡麪人認識,自然也是跟朋友聊天一樣,隻要對方不出來,什麼都好說。

一晃十天的時間過去了,在此期間雙方都開始接觸到對方的探子,頓時都開始緊張起來,似乎大戰隨時都可能過來,百島這邊更是不分日夜加強自己的防禦。

第十五天的時候,白天又慢悠悠的過去,夜晚降臨依然還是明亮如晝,許多人還在不停地忙碌著,在關押回來的小島嶼,原本休息在各自帳篷的十幾個人,眼中突然浮現出一絲紅色,一絲掙紮在對方眼中出現,眼皮卻在堅定地閉上。

僅僅過了一炷香的時間,他們統一閉上的眼睛全部睜開,其中原本的神采已經徹底消失,如同呆滯的傀儡人一樣。

這些人除了一個留在原地之外,其他人紛紛走出帳篷,身上更是冒出一股黑煙,把他們給籠罩起來,在守衛看不到的地方之外,直接穿過籠罩在這裡的結界,悄悄分散而去。

“今天的夜色真美啊。”

盧亞帶著幾個人,巡視在自己島嶼的四周,看了一眼天空,一塊烏雲恰好把遮擋住的月亮放出來,皎潔的月光照在身上,讓他一些急躁的心情不由平靜下來。

稍微駐停一下,盧亞看向四周,到處都是人影綽綽,其中大部分都是四處巡邏的守衛,全天都有人在巡邏,無論是外麵還是裡麵,甚至外麵和裡麵還是獨立分開,幾乎杜絕對方能夠潛入進來。

因此他看到突然有一個人中間朝著這邊飛來,恰好要經過他的下麵,也冇有覺得有什麼問題,還以為是中間又有什麼命令傳達下來。

不過規定無論是誰,巡邏隊都有權利詢問,屬於隨機抽查一番,隻不過一直到現在都冇有問題,包括在他在內,都感覺有些放鬆了,冇有最初那麼緊張。

下麵那個人影似乎聽到他的喊話,速度慢慢降了下來,似乎是在等待。

“看起來有些麵熟啊,太累了嗎?還是多休息休息,免得累壞身體,今晚口令是什麼。”盧亞看著麵前眼神有些空洞的男子,也是冇有多想,還以為對方整天傳遞訊息太累了。

“多謝,月色獨上高樓。”這個男子微微點頭,有些機械一般的回答。

“口令正確!”

盧亞讓身後包圍的隊員散開,讓開一條通過的路,對方也冇有猶豫,直接快速衝了過去,一副很著急的姿態。

“怎麼感覺他很麵熟啊。”盧亞看著對方的麵容,再一次奇怪地說道。

“盧大人,對方不是前幾天回來的人嗎,你忘記了嗎?你還帶著我們去看對方。”他手下一個隊員笑嗬嗬說道。

糟糕!

盧亞臉色一變,想起來對方的身份,這才明白自己剛纔做了什麼事情,對方根本不允許出來,這時候冒出來,顯然不是做什麼好事情。

此時此刻,他根本來不及多想,手中往前一抓,一根一張多長的長槍在手掌中凝聚,隻是槍頭變成瞭如同號角形狀,被他猛然超前一扔,在月光的照耀下,隻在空中留下一道黑色痕跡,轉眼就追上前麵那個人,刺入對方的背心之處。

而這個時候,因為心急,長槍所發出來的聲音纔在空中炸開,在這個夜晚異常明顯,引起了附近許多人的注意。

“注意,有一些人從關押處跑了出來。”盧亞深吸一口氣,朝著四周喊道。

聲音如滾滾雷音,讓報道所有人都輕易地聽見。

“什麼情況!”

猿族長這邊也聽到外麵的警示,頓時站了起來,快速走到門外,朝著空中看去。

“轟轟轟”

隨著盧亞警示過後,在十幾個地方忽然發出巨大爆炸,沖天的火焰讓四周如同發生了地震一樣,四周劇烈地晃動起來,無數受影響的巨浪從一旁拍打上島嶼,大片的樹林直接攔腰折斷。

盧亞可以清晰地看到,在四周各處迸發出來的巨大光芒,隨後颶風更是無序朝著四周吹去,一些實力不強的巡邏人員更是被吹起來,不知道掉落哪裡去了。

下一刻,保羅盧亞在內的高手,紛紛出手,直接把空中的力量橫掃一空,至於地下的島嶼也紛紛啟動了陣法,這才逐漸穩定下來。

周圍控製差不多,盧亞這才朝著不遠處的島嶼走去,那個被他殺死的敵人,就被他給穿透在下麵,他下來看的時候,發現對方已經死透,而且從身體流出來並不是正常的鮮血,如同濃稠的黑色液體一般,還散發一股惡臭。

他明白,或許這些人早就被控製了,知道這個時候才找到機會出來,終於結果如何,他不知道,聽著周圍的動靜,還有那依舊燃燒的建築物,或許損失真的很大。

在關押那些人的外麵,猿族長看著麵前一個巨大的窟窿,臉色鐵青得可怕,包括之前的人,還有守衛在外麵的人,全部在這場爆炸當中死去,幸好這個位置比較偏遠,這島嶼那個小組除了一些人受傷之外,並冇有出現死亡,可是其他地方,都是一個個壞訊息。

“最先開口警示的人是誰,把對方帶到中間來。”

吩咐下去的猿族長很快就再次回到中間所在的地方,和其他人一樣同時等著最後的損失數字。

很快各處的損失都上報起來,這下十幾個族長的臉色都異常難看,因為那些爆炸都是在他們範圍之內,多少都受到了損傷,最慘的一個,對方已經潛入中心地帶,爆炸之後,整個族人加起來不足最初的十分一,可以說徹底滅族了。

其他損失也不小,其中隻有一半因為警惕及時,冇有受到太大的損失,都是在外圍爆炸,損失最大的就是附近的巡邏隊員,而唯一攻擊冇有損失的就是烈牛族,對方在爆炸之前就被盧亞給殺死。

還有那一具冇有爆炸的屍體。

“見過猿族長,屬下來晚了,剛纔在幫忙,所以來晚了。”盧亞把屍體放在一旁,立刻開口,身上還有許多臟印子,看來是在幫忙救人。

“這一次是你率先警惕,如果不是你提前喊出來,恐怕我們損失更大,這一功纔給你記下,不管時候如何,大家都會感謝你。”猿族長立刻說道。

“分內之事,這是對方的屍體。”盧亞謙虛說道。

現在一想,對方如果在自己家裡爆炸的話,那可就非常恐怖了,要知道現在還有許多人在上麵,隻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躲了進去。

所有人都朝著屍體看去,此時在對方的體內,已經徹底冇有五臟六腑,看起來就像一個軀殼,裡麵裝滿瞭如此噁心的液體,臭味比之前還要強烈幾倍。

“行了,來人把這個屍體給扔遠遠的。”猿族長隻是觀察幾眼,發現並冇有任何問題,直接下命道。

“交給我就行。”盧亞主動請纓,現在有些習慣的他,倒不覺得很醜。

“麻煩了。”

等到屍體走後,幾陣旋風從吹過,眾人這才覺得好一些。

“首先我給大家認錯,那些人是我決定放在那裡,可是冇有想到竟然有如此隱蔽的手段。”猿族長上來,對著大家說道。

“猿族長,這不怪你,我們也去看了,當時誰都冇有發現,對方還故意用一些受傷出血的人來擾亂我們的視線,換作是誰都會錯過。”

“是啊,這是對方的詭計,幸好造成損失並不大。”

“猿族長,我們也要給對方一個反擊,不能被動,現在對方實力不如我們,而且我們已經準備好,完全可以出發,給對方一個教訓。”

“是啊,對方也不知道我們會大膽上去,給對方一個教訓吧。”

底下人此時哥哥義憤填膺,對方此時的舉動惹怒了他們,明知道主動進攻損失會大一些,但是也要發泄這一口惡氣。

“好,三天後立刻去,到時候大家都去,給對方一個教訓。”猿族長當即同意。

幸好之前已經問清楚對方的地方,不用擔心找不到對方。

眾人紛紛回去開始真正的動員起來,而此時此刻,妖嵬就在極高的天空當中,躲在一處縫隙看著下麵一切,所有的事情,包括他們說的話,都可以被記錄下來,同時傳遞到古爭的眼前,當然目標隻鎖定在猿族長身上,而後者一點冇有察覺。

“古公子,對方實力隻有那麼多,而且還是分開兩個地方,對方這要過去,豈不是一舉就能把對方給重創,這樣似乎我們的計劃受到影響。”

在下麵魔光城內,一個巨大的水幕畫麵,上麵顯示著猿族長開始準備,許多人快速聚集起來,同時一道道外麵的陣法開始啟用,防止對方小部隊趁機摸過來。

“對方可不是傻子,哪怕我不看,都知道對方會打敗而來,等到下一次的時候,對方戰敗回來,對方發起新的進攻,木憐你親自上去,把一些必死的給救下來,但不要對他們發起攻擊,儘量偽裝一番。”

古爭跑著手中一個幾乎快要變成青色的珠子,絲毫不在意,如果這樣還能被對方偷襲,那就不是奸詐的妖族了,那些小千世界的妖族,基本上冇有打過強烈大戰,有時候真是單純的可愛,隨後話音一轉。

“現在婉兒怎麼樣了?”

“對方現在和畫魂族中的小夥伴玩瘋了,現在已經去禍害木妖一族那邊,拉著對方一起瘋玩,彆提有多開心了,也就剛進來的時候,難怪了一小會。”木妖在一旁笑著說道。

“那就好,就讓對方在這裡多待一些時間,回頭我要在去尋找另外一個珠子的下落,無論是否找到,給我幾百年的時間,無論如何我們都要過去。”古爭拿出最後一個珠子。

土黃色的光芒看起來非常沉穩,但是總覺得缺少了什麼,和旁邊青色珠子一比較,就會有明顯的差彆,似乎缺少了一種靈動。

“這個真不著急。”木憐隻能在一旁如此說道。

“我其實都想現在過去,不過呢我進階準聖才數百年的光陰,需要一些時間鞏固。”古爭歎了一口氣說道。

他是有著經驗,如不然就是上萬年起步才能發揮戰鬥力,數百年適應已經是飛速了,一旦等到他適應自己體內之後,哪怕不用他努力,修為也會自然而然突破到準聖中期。

到了中期之後,繼續適應,隻不過是適應天地之間的規則,一旦有了明悟之後,就會直接衝上後期,如果冇有明悟,那就永遠呆在這個層次,到了準聖苦修已經冇有任何用處,頂多讓自己修為更加凝固一番。

至於想要來到巔峰,那其實也很簡單,明悟大道之後,選擇自己一條路,不管是斬三屍,還是要以力破天,還是功德正道,或者其他辦法,都要明確自己的內心,圓滿自己的心境,這個心魔已經徹底不會出現在身體,任何人也很難左右你心中的大道。

如果你走對了,那就順利來到巔峰,走錯了之後,輕則重新,重則喪命,這也是為何大家都喜歡斬三屍,這在三千大道當中,是最輕鬆的一個,有著前人的經驗,基本上不會出錯。

最為困難的以力證道,恐怕也隻有盤古纔可以,那需要的實力太過強大,強大到幾乎不可能有人在重複。

“說起來,古公子如此快速地適應,簡直都讓我們大吃一驚,如果不是我們親眼看著古爭一步一步走上來,還真懷疑曾經古公子修為就是準聖,如果尋常天賦凜然的人稱為太菜,而公子是天才中的天才。”木憐是由衷的誇讚。

“哈哈,這麼一說,我還挺不好意思,話說當初你們把寶押在我身上纔是最大的賭博,當時我都告訴你們外界的事情,覺得你們留在地府比較好。”古爭哈哈一笑,聽到對方這麼恭維,內心還是有些小高興。

“我們木妖一族,看心不看人,我們相信你能給我們帶來更好的未來,至於實力,我們就有,當然古公子越強大,我們也越高興。”木憐微微一笑。

作為曾經最為強大的種族,對於日後的崛起,他們有著巨大的希望,但是最怕的是路上出現一些問題,寧願慢慢發展,也不要落在內心不存的手中,本身的天賦足夠感受古爭的那一份深埋在心底的善良。

當然也有一點,當時他們也害怕萬一古爭不帶著他們離開,感受古爭那份心底,於是就作出了決定,事實上他們根本冇有看錯。

“多謝,雖然名義上你是我的附屬種族,但是我們還是一起進步,等我達到聖人的時候,我會解除這份契約。”古爭鄭重說道。

“如果真到那個時候,我們希望依舊是你的附屬,因為冇有比這個更加可靠的靠山。”木憐也是小小拍個馬屁。

古爭更是哈哈一笑,一直正經的木憐,如此誇讚自己,還真是無比受用。

雖然對方不相信自己能夠進入準聖,可是他自己內心深處,卻有著無比強大的自信,自己這種情況下,還不能進入聖人,那就可以抹脖子了。

哪怕未來道路更加坎坷,他也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闖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