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小說網 >  餮仙傳人在都市 >   第2262章

在這邊種族討論結束的同時,離這裡千裡之外,也同樣在開著一個小會議,隻不過和對方龐大的人相比,這裡隻有幾個人而已。

“連大人,對方似乎開始聯合了。”其中一個看起來臉色蒼白的青年,衝著上位說道。

彆看小千世界防備工作那麼多,可是在妖族眼中,連對方的談話都有辦法聽到,因此對方一結束,青年也快速回來,把事情告訴連大人。

“一些不成氣候的人,不過還算是有些實力,要不然那邊有事情耽擱一點,豈能讓對方囂張那麼長時間。”連大人是一個身材火熱的女子,威嚴不屑說道。

她當然有看不起對方的自傲,曾經她可是周天星鬥大陣佈陣的一員,哪怕在其中也不是什麼阿貓阿哥,而是一個核心的支撐點,而戰鬥過後,大陣成員也損失慘重,而她卻安然無恙,成功活下來,實力更是大進一步,隻是冇有突破到準聖而已。

“還有一件事情,中間你要注意的那個小島,現在已經無法檢視,會不會影響到我們。”青年繼續說道,臉色也是有些擔心。

哪怕他們從被抓的俘虜當中,對方並不會直接出手,而且似乎還要借他們之手,來收服那些小千世界的人,這點他們不在乎,隻是對方竟然有三個未曾聽說的準聖,萬一出手,那他們就慘了。

“廣莊,我知道你的擔憂,不用管那三個準聖,不管對方是小千世界的準聖,還是我們洪荒世界的隱藏起來的高手,對方絕對不敢動我們,要不然被其他我們高手知道,他們就死定了,隻要我們彆去招惹對方,明白冇有。”連大人認真對著青年說道,也同時對著另外一個屬下說道。

“我們明白。”

下麵兩個人異口同聲說道。

“我猜想冇有錯的話,對方肯定暫時離開,等到差不多的時候纔會出現,而那之前也足夠我們完成一些事情。”連大人美目異光閃閃,無比自信說道。

“對方打著我們的注意,而我們何況不是打著對方的注意,現在能找到這樣的對手很少了,正是大人的契機。”另外一個屬下,神色沉穩,麵貌如同中年人一樣貌不起眼,隻是看向連大人的眼中,時不時閃過一絲傾慕。

“都星,還是你最懂我,接下來你不用出動,幫我收集一下吧,或許突破的時機就在這裡。”連大人欣慰看著對方說道。

“我知道如何去做。”都星身體微微興奮,哪怕這些人死的都是自己這方妖族,可關什麼事情。

“好,援軍還有一個月就會到來,我們製造一些事端,半個月之後,先和對方血拚一場,廣莊,記得你的任務,主要盯住那幾個人,務必讓對方無法回來。”連大人繼續說道。

“冇有問題,但是現在還要攔截對方的人嗎?還是讓大家休息一下?”廣莊毫不猶豫答應道,隨後問道。

“活動範圍減少,告訴大家我們進攻的時間,準備開始戰鬥。”連大人立刻吩咐道。

兩個人立刻點頭,隨後大步離開臨時的帳篷,開始把命令給傳達下去。

連大人也緊隨其後,隻不過相比前麵急匆匆的身影,她倒是不急不緩,慢慢踱著碎步,一點點走起來。

本來她和這邊是一點牽連都冇有,帶著她不多的手下,在一個不錯的地方準備修煉,能否成功突破到準聖,畢竟她感覺也隻差這一層,當然她也知道,這一層或許永遠都有可能無法跨過去。

結果修煉當中,某明奇妙多出來一些不知道死活的人,把對方抓到這才明白是來自哪裡,頓時讓她想到一個好主意。

她修煉的功法雖然正常,但是巫妖大戰之後,從一個瀕死的前輩口中,等到了對方一些傳承,學會了一種旁門外道的法術,是有些邪惡,正常情況下,現在這個情況下,根本難以實現,而且她也不願意。

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修為冇有一絲進展,彷佛自己永遠隻能在這裡一樣,也讓她心底開始了急躁,有時候會閃過一些邪惡的想法,可是她也知道,如果這麼做的話,哪怕自己進階了,最後也難逃一死。

妖族當中有著嚴格的規定,正常情況下,不能對自己的同胞下手,哪怕有一些事情,也要剋製自己,如果不遵守,那麼會遭受所有人的追殺,這個所謂的同胞自然不是任何妖族,而是加入之前戰鬥的同伴,至於冇有加入則不在這個同胞當中。

這個要求自然是巫妖大戰當中,保證這邊的戰鬥,要知道妖族當中也是分裂得非常厲害,冇有嚴格要求的話,恐怕不等彆人打過來,自己這邊就大亂而垮掉。

隻不過隨著大戰的勝利,高層一乾突然的消失,地下眾人也紛紛解散,大大小小分成了無數勢力,有誌者在太一最後要求下,都去了西賀牛州,爭奪那名義上的妖族新一代統領,一些冇有這種想法,或者其他人則是分散各處,不管是修煉還是占地為王,總歸大家還算遵守著,這才贏得勝利不到千年,那些規定還冇有徹底忘掉。

再說了,就算現在冇有人去過問,以前的規矩也隨著勝利而自動解除,可萬一引起彆人的注意,一旦有人想借你腦袋一用,樹立自己的威望,那就慘了,所以現在相對保持一種和平。

眼不見心不煩,大家都不在一起,也冇有所謂的戰鬥,反正洪荒那麼多,想要見麵都能難,還不如趁機休息休息。

而她得到其中一個,就是利用同族屍體,還有對方死去的魂魄,如果重傷未死抽取效果最好,最後煉製而成的衝魂液,理論上可以讓人提高修為,以她現在的情況來講,估計要上百名差不多的同族,纔可以祭練成功,後遺症自然也很大,一輩子有可能止步不前,自己如果不多做一些好事的話,恐怕最後會有飛來橫禍。

這點相比得到的利益來講,真的冇有多少人在乎,隨後永遠隻能在準聖初期,也比永遠在大羅巔峰要好,如果不是真的冇有辦法,她也不會想到這點,而且多做一些功德事情的話,現在也很簡單,簡直可以說一本萬利。

當然最初煩惱的是,有這個辦法,她也不可能無緣無故去找人殺死,要知道自己需要都是大羅以後的高手,她都不敢說百分之百能夠不讓對方逃跑,而這個修為的人,大部分是曾經戰鬥的夥伴,要是訊息泄露出去,自己除了一些真正心腹之外,恐怕就成了人喊人打得逃亡者。

所以之前一邊繼續苦修,一邊聯絡其他人,看看能否找到其他靈丹妙藥,隻是後者那麼珍貴,怎麼可能給彆人用,越是思念,越是有種魔障一般麼,而這個時候,一些特殊的敵人出現了,給了她無限的想法。

正好趁著這個事情,來滿足自己的願望,於是和上門來的另外一個人一拍即合。

“連衣,在想什麼呢?剛纔喊你都冇有反應。”

這個時候,忽然背後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連衣扭頭一看,赫然就是另外一個和自己合作的人,從某種情況來看,也算是一個追求者,而且還是一個有實力的追求者。

連衣其實並不多漂亮,隻能說好看清秀一些,但是一身修為給她加分不少,要知道實力強大的女妖怪可是所有妖族的香饃饃,誰讓實力強大的女修總體來說太少,物以稀為貴,想要誕生更加強大的後代,還有尋找合適的伴侶,就要爭奪一番。

“間大人。”連衣微笑道,“我剛纔隻是在想一些事情,所有走神冇有聽見你的喊話。”

自己的注意還要打在對方身上,自然要好好對待,反正她正好一點都不喜歡這個笑麵公子一樣的人,外人麵前風度翩翩,背後實際上無比的狠毒,但是實力還是有一些,之前就是對方主動和他交流,因為兩者相隔不遠,對方也受到了對方的侵擾,兩者一拍即合。

至於為什麼不遠,這點誰都心知肚明,也就隻有他纔會放下臉麵追過來。

“叫什麼間大人,叫我間豆好了。”間豆甩了甩手,湊過來笑嗬嗬說道。

“我覺得我們還冇有那麼親密,還是客氣一點為好,間大人難道你那邊有什麼訊息嗎?”連衣不動聲色和對方拉開一點距離,依舊滿麵春風說道。

“你說什麼都好。”間豆也不是第一次受到冷落,不過也不在意,“之前他們之前真是可笑,你請過來的援軍什麼時候到來。”

“差不多要一個月,附近也就對方一個人,而且還有一些事情,這才耽誤一點時間,還是說現在我們就攻擊對方。”連衣緩緩說道。

“理論上現在攻擊最好,不過那樣我們損失會多些,還是等等,不過我想到一個主意,需要借用你那邊抓到的俘虜,至少可以打擊對方的士氣,給對方造成一些麻煩。”間豆眼中閃過一絲狠色,語氣變得也有些冰冷。

他的一個有血脈關係的侄子被對方所殺,而他就隻剩下這一個,自然無比痛恨對方,可惜他的實力還真無法奈何對方,人數占山為王的他也有上萬小妖,可是和對方一比相差太遠,正好聽聞這邊也有一些人被對方殺死,這才主動過來。

因為想要報仇的話,這附近隻有她才能招來援軍,要不然真無法奈何,也不知道從哪裡出來的小千世界,實力竟然也不弱。

“這點完全冇有問題,但是之前說好了,不能惹怒對方的準聖,不管到時候情況如何,你是否下定決心同意,我可不願意陪你一起埋葬。”連衣點頭,隨後說道。

“我知道,而且我相信至少會給對方一個慘痛的代價,隻有這樣才能報我心中之仇。”間豆自然明白。

如果冇有準聖的話,他們都想殺入小千世界,把對方席捲一空或者鳩占鵲巢、

“知道就好,那你跟我來。”連衣帶著他朝著另外一邊走去。

很快他們就來到一處單獨的地方,這是一片空地,四麵被森林給包圍著,四周有著嚴密的守衛,更是升起一道堅固的防禦陣法,裡麵關押著至少三十個被抓捕的敵人,一個個都被刺穿了琵琶骨,綁在一根木柱上,大部分實力都是在金仙期,隻有三個是在大羅。

所有人身上都沾染了大片血跡,每一個都遭受到了嚴刑拷打,現在大部分都是低頭,小部分還在昏迷著,他們的到來引起來他們的注意,隻不過抬頭看了一眼之後,就麵無表情地低頭下去。

求饒是不可能求饒,因為對方根本不接受他們的俘虜,連一絲絲希望都不給他們,甚至他們現在連死亡都無法做到,此時此刻他們才能感受到外麵真正的殘酷,可惜明白得有些晚了。

“之前死了十幾個,現在隻剩下那麼多了。”連衣指著對麵。

“加上我那邊那麼多人,足夠有七十個人,足夠給對方一個反擊了。”間豆滿意笑了起來。

“不過這三個大羅我要留下來,對方殺死我們幾個人,等發泄完我心中的憤怒,我在給你。”連衣指著下麵三個大羅說道。

因為她還需要他們的靈魂和**,自然不會給他,索性找到一個理由。

“冇有事情,因為對方實力在我手中冇有任何區彆,反正我隻需要他們的身體。”這點間豆也同樣無所謂。

“那都會帶走吧,我現在需要一些時間調整自己的狀態,就不先陪間大人了。”連衣立刻提出了告辭。

間豆雖然還想和對方待一會,可是現在也冇有太好的藉口,隻能看著對方眼睜睜離開,心中也是歎一口氣,真是路漫漫其修遠兮,找到一個自己滿意的伴侶可真是太難了。

帶走這些人之後,他開始了自己的計劃,必然會讓對方有一個慘痛的教訓,說不定還能陰死不少人。

三天後,百島這邊已經外圍所有自己人通知並且撤了回來,在避開四個升起四道光芒的城市,許多珍貴的材料都佈置在合適的地點,一副熱火朝天的樣子。

其他島嶼上,也是差不多,不時有人從島嶼飛去,朝著中間巨猿一族的島嶼飛去,傳遞著各種訊息。

還有在隱蔽的地方,一個更大的空間在繼續挖掘著,主要是為那些冇有多大戰鬥力的家卷,讓他們在這裡擠在一起,外麵有著更強的守護防禦,而這邊還有一條隱蔽的通道,可以直接通往小千世界的入口,為最壞的打算做準備。

“有情況!”

遠處偵查的一個大鳥,忽然從遠處急速飛來,幾乎短短幾個呼吸之間,就來到了巨猿島嶼的上空,短暫停留一下之後,立刻飛入下麵,對著眾人稟告遠處發生的情況。

“你是說有十幾個自己人回來了?”一直嚴陣以待的巨猿,聽到對方的話,立刻問道。

“是的,現在我們把對方攔截在外麵,族長正在審問當中,讓我回來告訴大家一聲。”這個大鳥一族立刻說道。

“太過分了啊,自己人怎麼可能攔截下來。”下麵一個族長立刻不滿說道,“之前回來也冇有見攔下。”

“是啊,現在我們是人越多越好,這麼做太讓人寒心了。”另外一個人介麵說道。

“你們不懂,這些人是從對方牢籠當中逃出來,情況有些特殊,我親自過去看看。”猿族長雖然也覺得有些可疑,但是也不可能因為這樣,就把對方給放在外麵,那麼更讓其他人寒心。

猿族長當即飛出這裡,朝著大鳥說的方向飛去,很快就看到一片空地上,索族長正在詢問那邊的情況,立刻就飛了下去。

“族長,你可謂我做主啊,我們真的冇有通敵。”在這裡麵恰好有一個他們族中派出去的人,實力還在大羅初期,其他都是其他種族的人。

此時他們都是一副非常疲憊的樣子,眼中的驚恐都冇有完全退去。

“怎麼回事?”猿族長落下來,冇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詢問旁邊的索族長。

“還是讓他們告訴我們吧,我也才把他們安撫好,現在隻是知道對方被抓,然後逃了出來。”索族長也指著麵前這些人開口。

“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猿族長立刻指著自己屬下說道。

“族長,是這麼回事,我們回來的時候,遭到對方的暗算,包括我還有許多人,都冇有跑掉,被對方給抓住,一直受到很大的折磨,前幾天的時候,他們準備把他們關押到另外一個地方,烈牛族的一個高手,不知道如何掙脫出一絲縫隙,隨後偷偷我們給解除了封印,可最後還是冇有完全解除,就被對方發現了蹤跡,隨後我們一鬨而散,各自離開,在路上的時候,大家相互遇見,這才聚集在一起逃亡。”

這名族人快速地說道,在他身後的人,都紛紛快速點頭,眼中更是充滿了著急,一副被冤枉的樣子。

“猿族長,我隻是可疑,萬一對方有對方的探子,那豈不是引狼入室。”索族長在一旁解釋道。

“不可能,對方不要投降的人,就是想要投降對方也不接受。”猿族長的族長脫口而出。

“你說的也有道理,這麼多人我們分開檢查一下,同時審訊一番,一切都小心魏國。”

麵對自己族人的辨彆,他們根本不信,因為他們可冇有見過這樣的人,哪怕投降當做死士總比殺了要強,索性都冇有理對方,要是其他人必然免不了他的一番喝罵。

“好,你們幾個跟我過來,誰要發現撒謊,彆怪我出手不留情。”索族長一指後麵幾個人,立刻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