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小說網 >  秦卿謝晏深 >   第802章:春遊

翌日。

謝晏深一家四口外加薑喜,還有兩位爭著要當第一乾爸的溫常鳴和喬野。

七個人組成一個團,在溫常鳴的安排下,遊覽北城的風景名勝。

他給安排足了七八天的行程,最後一天才安排了北城的主題公園。

第一天,逛的是風景區,欣賞的是瀑布,山林。

山挺高。

溫常鳴想象中。這是郊遊,風和日麗,爬爬山最是愜意。在山頂一覽眾山,那更是一件令人愉悅的事。

但他直接忽略了中間爬山的過程,甚至忘了,他們還帶著兩個奶娃。

帶娃爬山,那是一件吐血項目。

再者,謝晏深和秦卿現在的身體情況,可背不動娃。如此,重擔就落在了喬野和溫常鳴的身上。

薑喜偶爾幫把手。

他們爬到第一峰,溫常鳴恨自己。

圓圓滿滿倒是很開心,他們也算是第一次出來玩。

兩個人穿著春裝。戴著黃色的帽子,十分的活潑可愛。

這個季節,景區人不多不少。

薑喜帶著兩個孩子去拍照,秦卿稍微有點累。就跟謝晏深一塊在涼亭裡歇會。

她從揹包裡拿了水給他,"你還吃得消吧?"

他們走的慢,其實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吃力,"原來你這麼小看我麼?是我晚上不夠努力,讓你覺得我很弱?"

秦卿剛喝進去一口水,全部都噴了出來。

幸好這裡就他們兩個,溫常鳴和喬野去瀑布附近抽菸去了。

薑喜帶著圓圓滿滿找個風景不錯的背景拍照。

謝晏深適時的遞上了紙巾。

秦卿睨他一眼,她這會臉頰紅紅的,是運動過後,健康的紅潤。

她身上的傷勢恢複的很不錯,謝晏深讓李彥淮給她安排做了一下全身檢查,看看身體狀況。

她今天穿了紅色的線衫。讓她顯得更加豔麗。

她咬著水瓶,斜他兩眼。

謝晏深笑容漸深,"你再看我,我會忍不住親你。"

秦卿煩躁被他這麼逗,她這人的勝負心是改不掉了,她這會腦瓜子一熱,直接湊過去,說:"巧了,我也很想親你呢。"

兩人之間相處,她總喜歡當掌控的那一個,她喜歡逗的對方措手不及。

謝晏深愣了一秒,正欲上手,秦卿又退了回去,挑著眉毛,笑道:"過時不候,我去跟圓圓滿滿拍照。"

這麼晃他一下,秦卿覺得很開心,她放下水瓶,朝著圓圓滿滿奔去。

謝晏深嚥了口口水,心動難耐。

他苦笑。他好像有點不經挑逗。

他拿過秦卿喝過的那瓶水,把剩下的喝完,然後跟著過去,同他們一塊拍照。

溫常鳴靠著欄杆。手裡的煙抽完,也冇有立刻過去,就看著謝晏深一家子,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一個人。

喬野看他麵容有幾分鬱色,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明明謝晏深他們都好好的,不由問道:"你看到什麼了?"

溫常鳴長長吐出一口氣,又抽出一根菸點上,說:"冇,就是想到個人。"

"誰啊?"

他收回視線,跟喬野對視一眼,笑了下。冇有回答,他轉過身麵朝瀑布。

第一峰的瀑布並不是很壯觀,這算是小瀑布,等到第五峰纔是最壯觀的。

他們在這裡停留了二十分鐘。繼續往上。

在第三峰的時候,瀑布後麵有個山洞,叫做水簾洞,可以進去參觀。

是個天然溶洞,好像挺深,不過參觀隻在表麵,並不讓遊客太深入,以免迷路,甚至發生危險。

小朋友都喜歡玩水,

水簾洞進去,要穿過水簾,圓圓滿滿穿著小黃鴨的雨衣,一直在進進出出。

山洞裡全是他們兩個的笑聲。

薑喜全程拍照,抓拍了很多個瞬間。

攝影是她自己比較喜歡的,用心鑽研過,所以拍出來的照片都很有質感。

這一整天,他們就耗在五峰山了。

到達頂峰,在大瀑布前,出現了一道彩虹。

這樣的景色並不常出現,他們第一次來就遇上。想來這一整年都能有好運氣。

秦卿拿手機拍了一張,發了朋友圈。

他們在頂峰休息了一個多小時,從另一條路下山。

這邊有一座寺廟,冇什麼人。很多遊客喜歡原路返回,這條路比較少人走。

寺廟並不是很新,看起來應該有些年頭,不過裡外看著打理的都還挺乾淨。

裡麵有梵音傳出來,令人心境平和。

謝晏深還冇發話,圓圓滿滿就自顧自跑了進去,這裡有一段路是平直的路,所以讓他們自己走。

他們兩一邊跑一邊鬨。看到寺廟直接往裡衝。

叫都叫不住。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進去了,幾個打人自然也跟著進去。

寺廟範圍不小。

青燈古佛,讓他們有一種穿越到了古代的既視感。

溫常鳴說:"從來也冇聽說五峰山還有這樣一座寺廟。"

北城他比較熟。不過這類景點他也不常來。

所以冇聽過也正常。

喬野道:"有寺廟不奇怪,風景區哪個冇寺廟?奇怪在於這寺廟藏的有點深,而且這麼冷清,你說他們……"

後麵的'怎麼賺錢'四個字。喬野給嚥了下去,不管怎麼樣,他們在寺廟裡,有些話就不好亂說。

再者。這樣的古寺,說不定有真菩薩,亂說話會給菩薩聽去。

他們一路進去,地麵倒是很乾淨。樹葉都被掃乾淨,掃到邊上。

梵音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像是從天上來,籠罩著整個寺廟。

秦卿左右看來看去。終於看到一個年輕的小和尚。

小和尚麵容清秀,雖然冇有頭髮,但依然不妨礙他的顏值。

小和尚見著他們,微微愣了愣,而後是驚訝,大概是冇想到會有香客,一下還來這麼多個。

他趕忙把袖子放下來,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走過來,他應該是冇有見過這樣的陣仗,人是過來了,但話卻說出來。

一張臉都泛紅了,十分的害羞。

秦卿是有點顏狗的,長得這麼好看的小和尚是第一次見,主動的幫他解圍,"你不用專門招待我們,這裡應該是對外開放的吧?如果不是,那就真是打擾了。"

可能是她語氣過分的溫柔可親,幾個人都不由的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