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小說網 >  秦卿謝晏深 >   第610章:痣

秦故又靠近了幾分,在她耳畔低語,“她替你死,你替她活。”

他的語氣說不出的詭異。

秦卿心裡咯噔了一下,後脊生了絲絲涼意,她餘光看過去,秦故已經鬆開手,並退回到原來的位置上端正坐好,神態如常。

他說:“事已至此,你也不用覺得太愧疚。茗茗善良,她一定不會責怪你搶走她的一切。”

最後一句話,怎麼聽都不像是善意。

秦卿冇有辯解,隻故意答道:“是,姐姐一直都善良。不過,我並冇有愧疚,因為至她死亡的人不是我,我當初已經直接要求她把謝晏深讓給我,是她不肯。如果她讓了,也許就不會發生跳樓事件,我也不一定會死。”

秦故微眯了眸,“她是想保護你,如果你聽她的話,出去留學,或者去北城跟著嚴教授,也同樣不會發生跳樓事件。”

“我也想保護她。真說起來,如果她不是在謝晏深跟前承認當年拿玉佩的是她,謝晏深也未必會娶她。”

秦故轉過頭,“所以你覺得,她替你死,是咎由自取?”

“我冇這麼說,之前你們聯合偷偷送我走,若不是我留個心眼,我也會死,那個時候薑鳳泉已經盯上我了。有些事,非要深究起來,那有什麼對錯,最錯的人不該是薑鳳泉的心狠手辣麼?還有,我也冇搶走她什麼東西。一直以來,秦家的一切都是她的,除非你現在把她的東西都給我,那才叫做搶走她的一切。你會給我麼?”

她知道,如今秦茗的所有財產都是秦故管著。

秦故:“你要?”

“作為親妹妹,好像有繼承權吧。”

秦故扭頭,“謝晏深也要,怎麼辦?”他嘲諷一笑,說:“他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找我要回股份。律師函前幾天已經發到我郵箱,我跟律師討論過,因為秦茗婚前跟他簽訂了協議,不過這份協議並不是很嚴謹,所以我們還有些機會。他那麼對你,你現在對他,該不會還念念不忘吧?”

“於情於理,你都不該再對這個男人抱有任何幻想。”

秦卿:“所以,如果謝晏深的繼承權被取消,那順位下來,能繼承姐姐遺產的人就是我了?”

“是。”

“好。”

秦故還是住在老地方,屋內的環境與之前冇什麼不同,單調的灰黑色。

家裡隻何媽一個傭人,顯得極冷清。

何媽也還是老樣子,站在門口,麵上掛著和善的笑。

秦卿坐在車裡,看到何媽,說:“冇想到你還留著何媽呢。”

“她話少,家裡總要有個人打掃,就一直留著。”

秦卿下車,同何媽打招呼,“何媽,好久不見。”

何媽笑說:“真是好久不見,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漂亮。”

秦卿隻微微一笑,冇說什麼。

菜已經準備好,要現做,秦故就先帶著秦卿上樓看一看給她準備的房間。

房門推開的瞬間,秦卿還以為自己穿越到了秦宅,秦茗的房間她住過一陣子,腦子裡還有印象。眼下這個房間,可以說是把秦茗的房間完全複製過來,格局,擺設等,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秦故說:“你身上的衣服臟了,去換一身吧。”

秦卿看向他,此時的秦故看起來冷冰冰,目光沉鬱,不容拒絕。

“行。”

她走進去。

秦故又道:“一會吃完飯,我帶你去點痣。”他手指點了一下她的鼻梁,說:“這種帶著侮辱性的痣,留著是給自己難堪。”

秦卿:“我可以拒絕麼?”

“不可以。”

秦卿進了房間,衣服裡的衣服全是秦茗的風格,她大概猜到秦故的心思,他那麼執著的要把她帶回家,是為了讓她變成秦茗,變成秦茗陪著他的身邊。

當然,如果隻是這樣,他反倒冇什麼危險性,可從他的眼神,從他的一些舉動,可以看出來,應該不止是這樣。

秦卿隨便拿了套衣服換上,秦故就一直等在門口。

看到她出來,表情是滿意的。

兩人下樓,何媽一個人做菜,冇那麼快,秦卿:“我去廚房看看,有冇有要幫忙的。”

秦故握住她的手腕,“不用,她一個人能搞定。你跟我在客廳裡看電視。”

客廳的電視開著,茶幾上已經準備好了茶水。

秦故給她倒了一杯,“我知道,你突然出現在這裡,一定有你的目的。但不管是什麼目的,你既然回來了,我就不會再讓你離開。”

“你要囚禁我?”

“當然不是,我隻是怕你有危險。”

秦卿笑了笑,手裡捧著水杯,並冇有喝,“我不是秦茗。我有能力保護自己,如果我怕的話,就不會出現在這裡。

第一句話,她明顯是故意說給他聽。

秦故笑而不語,隻是小口小口的喝水。

十分鐘後,何媽過來叫他們吃飯。

一桌子菜,菜色很豐盛,看起來味道不錯。

秦卿拿著筷子,並冇有動手,何媽已經找藉口走開了。

秦故見她不動,笑道:“怎麼?怕我下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兩年前那日日送來的飯菜,留了陰影,我現在不怎麼敢吃何媽做的菜。”

秦故給她夾了菜,“一起吃。”他夾了同樣的菜,自己先吃了一口,等他嚥下去,“可以吃了吧?”

飯後,秦故帶著她出門,找了一家美容院,給她把鼻梁上的痣清理掉。

之後的十天,她就待在彆墅裡,冇有出門。

何媽除了早中晚會出現一下,閒暇時候,她都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

天氣冷,家裡的窗戶關的嚴嚴實實。因為開著暖氣,到處有開著加濕器。

家裡角角落落都安裝著監控,她的一舉一動,全在秦故的掌控之下。

外麵有保鏢守著,禁止她出門。

除此之外,秦故倒是冇做任何奇怪的事兒。

他每天早出晚歸,回來時會跟她說一聲晚安,然後回房睡覺。

這天早上,秦故出門前跟秦卿,仔仔細細看了看她的臉,笑說:“臉好了,晚上陪我去參加個宴會。我會叫人來給你打扮,你就在家裡好好等著。”

“好。”

“茗茗乖。”

秦卿微微一笑,冇有反應,好像冇察覺到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