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小說網 >  秦卿謝晏深 >   第511章:損

蘇錦綿化完妝,換好衣服,還有一段空餘的時間。

她特意給秦卿準備了禮服,不過秦卿並不想換,她都有點不想參加晚上的宴會。

“我自己帶了,一會回去換。

“還回什麼回,就直接穿這件。

蘇錦綿推著她進衛生間。

等她換好出來時,房裡多了個人。

身上穿著服務生的統一服飾。

蘇錦綿已經交代完,還給了一包東西,“可不能有任何紕漏。

“是。

“出去吧。

等人出去,秦卿才從衛生間出來,“你要做什麼?”

“冇什麼。

“多少是有點損。

蘇錦綿指著她的鼻子,說:“我警告你啊,彆多事。

我這是為他好。

她提著裙子,在沙發上坐下來,“我跟蘇韞彼此彼此,不過我比他好一點,起碼我能看清楚自己的心,他就看不透,一個大男人,心眼跟針一樣。

哼,他還想商業聯姻,掛個名頭,私下各過各的,想以此來侮辱人,他想我不想。

”她冷哼一聲,“全是些道貌岸然,隻顧自己的臭男人。

蘇錦綿的嫁妝非常豐厚,蘇家的股份倒是其次,主要還是沈簫棠給的,

兩人正說著,沈星渡就來了。

宴會已經開始,賓客陸續進場,他這是來找女伴來了。

蘇錦綿這會自然不會再搶占著,隻是尤其認真的看著沈星渡,把他兩的手抓在一塊,說:“我們都長大了,秦茗離開了,以後等你我都各自成家,估計也不能像以前一樣自由。

既然做了選擇,就好好對待,彆做不負責任的事兒。

沈星渡不習慣她突然這麼說話,“你乾嘛?”

“教育你啊,收收心,對女人認真點。

彆再玩啦。

“無聊。

隨即,他就拉著秦卿走了。

出了房門,沈星渡才斂了玩笑,“她冇什麼事兒吧?”

“冇。

”秦卿搖搖頭。

“感覺怪怪的。

“那你就多看著點她唄。

秦卿不想管閒事,蘇錦綿謀劃的那點事兒,她冇說出來。

沈星渡先帶著她去見了沈睿和鄧茉,他們在娛樂廳喝茶。

鄧茉笑眯眯的,一直盯著她看了好一會,說:“剛隔著距離冇仔細看,現在近看還真是漂亮。

跟秦茗真的長得像極了。

秦卿看著他們臉上和善的笑容,看著沈星渡眼裡透出來的真誠。

沉默半晌後,將視線落在沈睿的身上,“伯父,我想跟您單獨聊一聊。

不知道方不方便?”

鄧茉倒是很自覺,不等沈星渡有什麼話,立刻拉著他去外麵了,叫他給她拍照去。

茶室裡冇幾個人,他們坐的位置靠窗,附近冇有人。

秦卿:“我的身份您已經知道了,那我現在想用我這個身份,來問您幾個問題,不知道可不可以?”

沈睿抿了口茶,“你想問謝晏深的事兒?跟我兒子在一起,也是想打聽這個?”

秦卿點頭,“您不想我跟沈星渡在一起,是他的意思?”

“他隻是跟我說了一些利害關係,我權衡之下,認為我兒子不適合你,所以纔有這樣的決定。

“我是不是不可能從您嘴裡套出任何有關資訊?”

沈睿並冇有立刻回答這個問題,兩人對視片刻,沈睿問:“你想知道的有關資訊是什麼?。

秦卿:“您在幫他。

沈氏準備收購茂達,您還收了他的部分產業。

“如果我說茂達有利可圖,我隻是正常收購,你不會相信對吧?”

“薑鳳泉的案子擺在那裡,茂達誰敢接手?薑氏已經查封,茂達還會遠麼?一家子都全軍覆冇的情況下,謝晏深憑什麼獨善其身?房麗歆跟薑森離了婚,不照樣牽扯在內?”

沈睿:“茂達有冇有牽扯在裡麵,我還是看的清楚。

若真牽扯了,謝晏深也根本動不了自己的產業。

不是麼?”

薑森和鞠春的供詞幾乎一致表明,他們做的事兒,謝晏深一概不知。

他四年前做的心臟移植手術,手術成功之後,養了一年纔算是真的出來掌管茂達。

在這之前,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病房中度過,幾乎不跟外人接觸。

謝晏深的人生軌跡很好查,徐琛他們都查了又查,除了勵誌,倒是冇看出彆的來。

他拖著病體,也做了不少事兒。

主要合夥人,是喬野,溫常鳴和蘇韞。

他十八歲以前,茂達還是謝霄在掌權,謝霄掌權期間,薑鳳泉除了幫忙牽線,談成一些商業合作之外,倒是冇什麼彆的舉動。

她不想讓謝霄知道自己的那些事兒,自然也不會把茂達一起牽扯進去。

連謝霄都不知道,對兒子就更不可能透露半句,也絕不可能會把他拖進來。

謝晏深可以做到片葉不沾身,除了他自己的本事之外,背後肯定是有人保著。

顯然,沈睿什麼也不會透露。

她笑了一笑,說:“您放心,我會跟沈星渡保持距離。

沈睿:“那倒不必。

你們都是成年人,應該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阿星也這麼大了,我總有老的一天,護不了他一輩子,也指引不了他一輩子。

事事都要管著,那他永遠也不會成長。

秦卿起身,沈睿又添了一句,“你有冇有想過,他把你踢出來,也許是保護,想讓你獨善其身。

“是麼?”

沈睿冇有再多言。

秦卿出了茶室,沈星渡立刻就過來,緊張兮兮的看著她,什麼也冇問。

可秦卿的表情已經很明確了。

“宴會我就不去了,我回房休息。

“那怎麼行,一會綿綿找你了。

“我不想去。

”秦卿很堅持。

沈星渡有些不快,沉著臉,兩人僵持。

最後還是鄧茉過來,言笑晏晏的拉著秦卿去了宴廳。

鄧茉態度太好,又是長輩,秦卿就冇法拒絕。

走到宴廳門口,就遇上了謝晏深和蘭蔻。

幾人正好就打了個照麵。

蘭蔻黑色禮裙,襯的身材絕好,特彆是胸,實在傲人,這一點秦卿都不及她。

秦卿都忍不住在她胸上掃過去。

男人似乎都是好這一口的,她抿了抿唇,暗自瞥了謝晏深的臉。

他隻禮貌的跟鄧茉打了招呼,並未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