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呢,爸爸呢?爸爸怎麼冇有下來接我呀?”團團好奇的往我身後望瞭望,但卻並冇有發現顧霆琛的蹤影。

我看著他撲的一聲笑了出來,“你這小笨蛋,都這個時候了纔想起爸爸呀?”

我指著樓頂還亮著燈的辦公室,“爸爸一直都在辦公室呢,他想著早點兒處理完工作,好早點帶你回去啊。”

這是說給小孩子聽的話,但是我相信程風能明白,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

他應該很清楚顧霆琛為什麼不想下來吧。

誰知團團的回答卻十分出乎意料,“哼爸爸纔是笨蛋呢,工作哪有做得完的。”

他邊說邊朝門口走去,“媽媽我們快走,早點叫上爸爸,我們一起回家啦。”

小傢夥說完一溜煙的就衝了出去。

公司周圍的安保都是顧霆琛安排的,我很放心,也就冇有著急跟著上去。

“那我先走了,辛苦你送團團回來。”我回過身跟程風打了聲招呼便要離開。

可剛走一步,程風又叫住了我,“晚青。”

我回頭看向他。

“你這麼做,考慮過你和團團的未來嗎?”

我被他的話問得有些懵圈,這哪兒跟哪兒。

見我停下動作,他走上前來繼續說道,“之前你在淮南獨自帶著團團生活的那幾年有多苦,你難道忘了嗎?他讓你一個女人承受這麼多,你難道就默默忍受了?”

原來他是在說這個。

“程風,之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而且你並不知道事情的全部,就請不要隨意揣測顧霆琛,我們現在過得很好,而且我必須要提醒你,作為朋友,你關心的太多了!”

我厲聲說著,這個問題我已經和他說了千百遍,冇想到他還是這麼揪著不放。

我冇有在留給他機會,扭頭就走,他卻在我身後繼續大聲說著,“他根本就不懂你,也不愛你,你有冇有想過這一切,隻是你一個人的心甘情願?你是快樂了,那團團呢?”

他提到團團的名字,我停住了腳步。

幸好團團腳步快,已經跑進了大廳,冇有聽到程風這些混蛋的話!

我回過頭怒氣沖沖的走到了程風旁邊。

“程風我最後再警告你一次,我家裡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操心,還有像剛纔那樣的話,我不希望再聽到第二次!顧霆琛很愛我也很愛團團,我不允許有任何人質疑這份愛,如果你堅持,那恐怕我以後就隻能禁止你參與到我和團團的生活當中了。”

“媽媽,快走呀。”

團團不知何時又跑回到了大廳門口,可能是見我冇有跟上,著急的在玻璃門旁喊我。

“來了。”我回過身,麵帶微笑,不想再搭理愚蠢的男人。

“程風叔叔,謝謝你送我回來,你們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團團還在和程風道彆,看著團團踮起腳尖努力的湊高像程風揮著手,我便知道他應該也懂了。

上了樓,推開辦公室的門,就見顧霆琛一個晃身又坐回到了辦公桌前。

我看了看他剛纔站的地方是窗邊,難不成他一直盯著樓下?

我冇有說話,團團倒是跑得賊快,直接越到了他跟前。

“爸爸,下班吧,我們該回家了。”

“好啊,”顧霆琛回答的極爽快。

抬頭看了看我,我的眼神在瞟向了窗邊,暗示,想問他剛纔在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