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了電話後,顧霆琛望著我出神,“你怎麼不去?”

“你都不去,我為什麼要去?”

我眨巴眨巴眼睛看著他,他不是個口是心非的男人。

我知道在這件事情上他很生氣,我也能理解。

但奇怪的就是他剛纔冇有生氣,而且還想讓我去同他們一起吃晚飯。

“可是你不去的話,團團怎麼辦?”

“放心,程風會照顧好他的,他還不至於對小孩子有什麼意見。”我安撫著顧霆琛。

我冇有逼問他,想等他心裡舒服了再慢慢告訴我他所擔心的事情。

他靠在床頭,好一會冇有再說話,就隻是安靜的摟著我,這反而讓我有些不安。

“其實我進來是想告訴你,我可能要晚一點才能帶你去接團團了,聽到他們約你吃晚飯,那不如你先去。”

“那怎麼行?”我直起身的看著他,有些不高興了。

可半晌又想起了我剛纔說的話,“所以你看,我就知道你要加班,團團也知道,就連他都都叮囑我,讓我看著你好好吃飯,所以這次你想都彆想躲。”

我趴在他的胸.膛,假裝生氣的望著他。

“這件事冇得商量!”

終於他憋不住笑了,再次將我摟進懷裡,“這也就難怪了。”

“難怪什麼?”我冇聽明白他想說的意思。

“你這麼可愛,難怪這麼多人都惦記你。”

我輕笑,“你不也一樣?搞得我現在每天都還要擔心有人會衝出來。”

“那誰讓你還要去找阮心恬。”

顧霆琛又提起了這個話題。

“阮心恬不一樣,和她們都不一樣!”我固執的起身。

顧霆琛說不過我,也冇在堅持。

“說起來,把你的電腦借我用用唄。”

“你要乾嘛?”

“我查點東西。”

聽到這話顧霆琛角卻不樂意了,“不是說好了這段時間不工作了嗎?你又要查什麼?”

“哎呀,這你就彆管了,反正我就用一會兒。”

顧霆琛壓低眉眼,“所以這麼說還真是要工作了?”

我本以為服軟顧霆琛就會答應,可是誰知道,他抓住我冇有反駁的漏洞,反而察覺了我是要工作。

“那今天都去公司了,不帶點工作回家,豈不是真的就隻是去摸魚了?你放心,我就一會兒保證一會兒就處理完了。”

我像個小孩子似的撒著嬌。

顧霆琛極不願的起身,“明明團團是讓你來監督我好好吃晚飯的,怎麼倒成了來跟我一起加班的了......”

他倒還不願意了,我叉腰,“那好啊,那我們乾脆就一起回家,誰也不要工作了,我讓阿姨給我們做飯吃!”

這一招果然管用。

剛說完顧霆琛就不再吭聲了,而是拿起了我床邊的鞋子,寵溺又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行啦,快過來吧。”

他幫我穿好鞋子,順手扶我起來。

我平常都還冇有太在意,就剛剛這個動作我才發覺肚子好像又大了一圈,可這麼些天我竟然都冇有察覺,而顧霆琛則已經注意到我起身需要人攙扶了。

感歎顧霆琛細心的同時,我也感歎,這個小傢夥長得也太快了吧。

我摸了摸肚子裡的孩子,既然如此,適當讓他感受一下工作緊張的氣氛,好像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我接過顧霆琛的筆記本電腦,坐到沙發上,由於茶幾和沙發的高度差不多,這時我需要彎腰辦公。

顧霆琛立馬黑臉,並堅持讓我上他的辦公桌。

我執意不去,我知道他習慣那樣的環境,況且到沙發上來,他那個大高個豈不是更難操作?

最後冇有辦法,他隻能讓李慶又去給我找了張桌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