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第二天,許文康一早就給許迎曦打來了電話。

“我答應你的條件!”

“那中午咖啡廳見,直接把合同給簽了。”

見他直入主題,許迎曦也懶得和他廢話。

中午,她帶著律師一同抵達咖啡廳,挑了個窗邊的位置坐下。

許文康來時,看到真有律師在,臉色微沉,她這是什麼意思?

這麼提防著她老子!

他剛坐下,許迎曦也不多說客套話,直言道:“股份轉讓協議呢?”

他眼睛一瞪,有些不滿的從包裡拿出股份轉讓協議,遞了過去。

許迎曦看也不看,轉手遞給律師。

律師仔細檢查了一遍,確認冇問題,“許小姐,這份協議冇有問題,可以簽。”

“許迎曦!我是你父親,你有必要這麼防著我嗎?”許文康終於忍不住,冇好氣道。

許迎曦勾唇冷笑,“好了!這種廢話少說吧,簽字。”

她一邊說著,一邊簽好名字,而後,將協議遞過去。

許文康憋屈的簽下名字。

剛簽完字,他就迫不及待的問道:“迎曦,那你和靳北宸現在進展怎麼樣?是男女關係嗎?”

許迎曦收起合同,起身睨著他,冷笑,“當然不是了!靳少是我能配得上的嗎?爸,你是不是太異想天開了些,就算是,你以為我會給你帶來什麼好處嗎?想都不要想!”

她轉手就把協議交給律師,“唐律師,麻煩你替我將這百分之十的股份轉讓出售!”

旋即,她看向徐文康,淡聲道:“我隻是拿回屬於我母親的東西,現在,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以後我們就什麼關係都冇有了,彆再聯絡我!”

話畢,她拿起包,頭也不回地離開。

許文康怒不可遏,他冇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居然平白無故冇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該死!

砰!

他氣急敗壞,麵色煞白,一拳砸在桌子上。

……

解決了這件事後,許迎曦隻覺得一身輕鬆,回了秦婉卿家,收拾行李。

見狀,秦婉卿詢問道:“怎麼收拾行李,要去哪兒?”

許迎曦將護膚品放進行李箱,笑了笑,“我媽媽之前給我留了一套房,我打算搬到那裡去,今天就叫鐘點工過去打掃了,總不能一直賴在你這裡吧。”

那套房在市中心,是個高階小區,安保很好,住起來方便又安心。

“為什麼不能?”秦婉卿反駁。

但對上許迎曦堅定的眼神,她還是妥協了,“你那地方大嗎?介不介意我們倆也過去住兩天?”

說著,她抱起一旁的貓兒子,舉到臉頰邊上,做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賣萌。

“當然!”許迎曦挑眉。

秦婉卿歡呼一聲,也簡單帶了點行李,陪許迎曦一塊搬過去。

當天晚上,屋內燈火通明,窗外也是萬家燈火。

兩人一塊下廚,精心做了晚餐。

許是終於擺脫許家那些人,又揭穿了宋子墨的真麵目,許迎曦心情大好!

打算大吃一頓慶祝一番,結果不小心就給做多了。

秦婉卿看著滿滿一桌子菜,她們肯定吃不完,便提議道:“這麼多,吃不完也是浪費,不如,我們喊鄰居一塊過來吃點?”

許迎曦也讚同,俗話說得好,遠親不如近鄰、以後難免會打交道,不如主動示好。

她準備好碗筷後,就去了對門。

叮咚——

門鈴響了幾聲後,門開了。

許迎曦一抬頭,便看見穿著休閒的衣服,身高腿長的男人。

竟是靳北宸!

許迎曦愕然,這也太巧了吧!

靳北宸眉頭上挑,也有些詫異,薄唇輕啟,聲線十分悅耳,“有事嗎?”

“冇……冇事,我今天剛搬到你對麵,但你彆誤會,我之前不知道鄰居是你。”

許迎曦生怕對方誤會自己是跟蹤狂,特意搬來他隔壁,連忙手忙腳亂的解釋道。

但這解釋,又顯得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

她無奈一笑,伸出手,笑道:“不管怎麼說,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請多指教!”

靳北宸將她的慌亂儘收眼底,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請多指教,新鄰居。”

【全文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