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語唸完,搖了搖腦袋:“不認識。”

倒是很坦誠,臉上還著絲絲的茫然。

其他人也紛紛的搖了搖腦袋。

這些名字極其陌生,聽都冇有聽過。

就連凝月,此時也不由連連搖頭。

即便是身為這裡麵的長者,但對這些名字也極其陌生。

隻有一人,此時皺起了眉頭,雙眼死死的盯著那些墓碑上的名字。

雖然木碑破爛,雖然上麵的名字在歲月的洗禮當中早已變的有些模糊不清。

但,上麵每個字的每一筆每一畫,卻依然足以讓他當場顫栗。

“他們……他們……”他說不出話來了,隻能茫然的望向韓三千:“這些墳……都……都是真的?”

韓三千點了點頭。

“這些可都是八方世界裡,曾經名震一時的各路真神啊。”

他顫抖著聲音喊道,有些不相信,但更多的卻還是震驚。

顯然,這個人隻能是江湖百曉生。

儘管通曉江湖之事,但對這些上古之神的名字,他還是多少留有印象的。

聽到江湖百曉生的話,人群也同時沉默了,其後,徹底炸開了。

“什麼?”

“這些……這些是真神的墓地?”

“不會吧,我們八方世界的真神,怎麼會在這種地方?而且,不是一個,兩個,而是……”

“這……”

一幫人集體麵麵相覷,幾乎難以相信這一事實。

真神是什麼?

是真正意義上的神,是遙不可及,是隻能聞其名而不見其身的神。

可現在,眾人不僅看得到了,甚至,此時此刻,他們就躺在自己腳下的這片土地裡,這如何不讓人震撼?如何不讓人恐懼?

而且,一次性還是這麼多。

韓三千完全理解他們的大驚小怪,因為當初他自己第一次見到的時候,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三千,如果這些都是上古真神的墓地的話,我不明白,你為何深夜還要來挖他們的墳?”凝月奇怪的問道。

詩語也滿是不解:“是啊,盟主,這有些不對啊,你方纔說他們還是你的恩人呢,既然是恩人,那怎麼還……還刨人家的墳?”

韓三千無奈一聲苦笑:“此事說來話長,我也就不一一細說。”

“況且,他們是我恩人,有些秘密我得替他們保守。”

“我之所以挖墳,隻是我之前答應過他們,想將他們的屍骨轉移回他們的故鄉,以讓他們真正意義上的入土為安。”

“至於為何這會挖……”

“這不白天我在練丹冇時間嘛。”

一番話,眾人是理解了,但又不是完全的理解,不過,韓三千話說到這份上了,凝月一幫人也確實不好再追問下去。

“那要不我們幫你?”凝月問道。

韓三千搖了搖頭:“算了吧,這裡到底都是一幫德高望重的老前輩,既然他們將身後事托付給了我,那麼我就應該單獨去完成,兌現諾言,這也算是我對他們的一種尊重。”韓三千搖了搖頭。

“忠人之事這是好事,我同意。若是假他人之手,難免確實有所詬病之處。”江湖百曉生道。

凝月點了點頭:“那要不要叫迎夏過來陪你?事出突然,我以為有內奸活動,為了安全起見,留了些人手保護他們。”

韓三千苦聲一笑:“我這是挖墳,你以為這是在挖寶呢,又不是什麼大喜事,這晚上的迎夏不怕,念兒就不怕了嗎?回去吧你們,我要開始挖墳了。”

凝月幾人互望一眼,苦笑一聲,點了點頭,轉過身帶著一幫人離開了。

等他們走後,韓三千望著眼前先前已經快被挖開又被剛纔打斷的一座墳輕聲笑道:“其實,也是在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