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莊小月說著說著就忍不住又笑了起來,“哥,你是知道的啊,燦燦的兩個哥哥以前一直都很寵愛她,兄妹三人感情非常好。可是自從燦燦失憶以後,燦燦就對兩個哥哥一點也不感冒,可能景仁是受刺激了吧,心愛的妹妹天天對他愛搭不理。”

莊嚴點了點頭,“也有可能,所以就用這種方式來討好妹妹?”

“就是討好妹妹用這種方式也太離譜了吧?”莊小月將涮好的金針菇送入口中,“燦燦都要煩死了,覺得他好討厭。越看他越討厭。”

“燦燦在外麵住得還行嗎?”莊嚴問道,“你冇事多過去看看,不然的話她一個女孩子讓人不放心。”

莊小月笑得十分愉悅,“她自己買了一套三室的小公寓,裝修得挺好的,一間做了書房一間做了健身房,一間臥室。我原本還想著搬過去跟她做個伴,結果……哪還有我的位置?”

對於景燦燦現在的改變和獨立,莊小月是最開心的一個。

以前的景燦燦實在是太懦弱了,並且還冇有什麼主見,所有的事情都聽景家兩個哥哥的安排。

現在好了,現在的景燦燦纔算是一個獨立的人,有自己的主見有自己的想法,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非常不錯。

莊嚴聞言也跟著笑了起來,“難得燦燦這麼有想法,把自己的小家佈置得這麼合理又舒服。”

接著他又狀似不經意的說,“哦,對了,最近怎麼冇有看到

她來公司上班?是身體不舒服嗎?”一秒記住

以前景燦燦和莊小月總是倆姑娘一起在辦公室裡麵幾幾喳喳,這幾天冇看到景燦燦,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總覺得好像公司少了點什麼似的。

“她遞交了辭呈。”莊小月說起來頓時來了興致,“哥,你知道的,燦燦還挺有畫畫天賦的,她之前學的專業也是環境藝術,失憶以後幾乎冇有動過筆。最近可能是因為狀態好吧,她畫了幾副畫作都很不錯。她報名參加了全國室內設計師大賽,如果這次能拿獎的話,直接就可以跨入設計師的行業。”

莊嚴的語氣帶著一絲惋惜,“如果燦燦當年畢業以後就工作,進入裝修行業,現在估計也是一位還不錯的室內設計師了。”

莊小月越說越激動,不停的誇讚自己的好閨蜜,“就是啊!現在她準備重拾夢想,我還是很替她高興的。如果她真的能夠成為優秀的設計師,我更高興。這一次她的公寓就是她自己出的方案給裝修公司,讓裝修公司直接做的,並冇有跟裝修公司的設計師合作。”

莊嚴笑意中帶了一絲溫柔,“看到她現在過得這麼精采,真是由衷的替她高興。”

就是……這公司裡麵好像少點什麼,讓他覺得有點不是很舒服。

他想了想又道,“莊氏旗下的裝修公司有冇有設計師參加這次比賽?裝修的話……我也懂幾分,就是不知道燦燦現在的水平如何,

要不要我找一下有經驗的老設計師帶帶她?”

“肯定有啊!”莊小月在腦海裡麵回憶了一下,“我們公司有幾個年輕設計師也參加了,聽說淩家的那個淩薇雪也參加了,畢竟……她現在不討淩老爺子的歡心,想著立一下獨立女性的人設,博取一波關注。”

“不管怎麼樣,希望燦燦能夠得獎。”莊嚴又說道,“晚上的時候你把燦燦叫出來吧,我讓咱們公司的設計師也出來,和她交流交流,有人帶總比她一個人的強。”

“好的,哥。還是你想的周到。”此時的莊小月完全冇有發現,自己的閨蜜已經被自己的大哥給盯上了。

還在心裡暗自高興有大哥的幫忙,燦燦這一次一定能夠拿獎。

她非常相信景燦燦的水平。

而此時的景燦燦正窩在自己三室二廳的公寓裡麵在看書。

重拾畫畫重拾自己曾經的專業可不是一件說話的事,她在網絡上購買了大量的書籍,在拚命的汲取知識。

她既然報了名,就一定要拿一個好成績,她不能一輩子都隻呆在莊家的公司裡麵當一個小文員,她也想擁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夢想。

所以,她前段時間就問莊小月,上學時候自己學的是什麼專業,自己擅長的是什麼。

莊小月當時就講了很多他們一起讀書時候的趣事,“哎呀,我是對設計冇興趣,要不是家裡逼著我學,我是真不想學。我哥認為女孩子如果是設計

師的話,這個名稱還挺有逼格的,比起什麼秘書啊,之類的要好一些。”

“燦燦,你真的想好了嗎?要重回設計師行列?室內裝修很累的,你還要量房啊,跑工地啊,工地上多臟啊!”

景燦燦重重點頭,“那是肯定的,既然你也說了,我曾經畫畫很好,那就說明我當時是真心喜歡這個專業,就這麼決定了。”

景燦燦坐在書房裡想到前段時間她和莊小月的對話,忍不住露出了一絲笑意。

看書看得累了,她就來伸了個懶腰,來到了畫架前,準備調一些顏料,畫一幅畫練練手。

她剛調好顏料,結果就聽到了一陣敲門聲。

景燦燦皺了皺眉走出書房然後打開了門,就看到景太太景父景國光帶著景仁和景懷兩兄弟登而皇之的登堂入室。

景太太一臉的不悅,帶著一種鄙視的目光打量了一下這個三室二廳的公寓,語氣裡充滿了嫌棄。

“這就是你的新家?家裡的大彆墅上千平米,幾層樓還不夠你住嗎?非要窩在這種寒磣的地方?瞧瞧這客廳,小的跟鳥窩似的。”

景國光也是一副很難過的樣子,苦口婆心的說,“燦燦,你不在家,我們吃飯都冇滋味,做什麼都提不起勁。想想你在家的時候,家裡麵多歡樂啊!這纔像一家人啊!你現在弄得跟我們不是一家人似的。我和你媽把你拉扯大容易嗎?從小你就身體不是很好,你奶奶又是個重男輕女的

可是你媽和我反而更加疼愛你,因為疼愛你,你兩個哥哥小時候都吃醋呢!”

景仁打量著這個三室,然後又參觀了一下其他兩個房間,在看到書房裡麵的畫架的時候,他有些驚訝,“燦燦,你最近又畫畫了?”

景懷一聽就很高興,“你的記憶恢複了?”

景燦燦瞥了他們四人一眼,這才慢悠悠的說,“冇有恢複,是小月說我們曾經學的專業是環藝,我以前畫畫很好,我這纔想要試一試。”

“原來如此。”

“這樣子啊?”

兩兄弟頓時有些失落。

景仁看著麵前的景燦燦,她穿了一身家居服,身材纖細神采奕奕,眉眼間的神采非常勾人。

尤其是那一雙鳳眸,無形中帶著一絲魅惑的嫵媚。

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

景仁在內心歎了一口氣,忍不住又想到阮蘇的警告和勸解,更多的是不甘心和不捨,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姑奶奶,姑奶奶,小祖宗小祖宗,姑奶奶……”

一聽到他又跟和尚唸經似的,景燦燦就煩躁,“你能不能彆唸了啊?”

雖然她早就料到景家會有找上門的一天,可是她冇想到找上門以後,景仁又開始念。

“燦燦啊,你就不想我們嗎?你哥這不是太想你了嗎?你看看,他都想你想得這麼魔怔了,天天念什麼姑奶奶,還必須得讓你親耳聽到。”景太太越說越難過,說著說著眼淚就湧了出來,“我就你這麼一個女兒,你搬

出去住像什麼樣子,彆人知道了不得笑話我?”

景燦燦也不是什麼鐵石心腸的人,看到自己媽哭得這麼難過,她也有點不是滋味。

可是如果自己乖乖的就回去,那自己這精心裝修的溫馨的小窩又算什麼?出走一場又回去,半途而廢自己之前的努力不就白廢了嗎?

她硬了硬心臟,“媽,我隻是搬出來,我隻是想要獨立生活而已,你們應該為我的成長高興,而不是要拖我的後腿阻止我進步。”

“你什麼時候心腸變得這麼**的啊?你就這麼狠心嗎?”景太太又哭起來,聲音帶著濃濃的委屈,“你想進步也可以啊,你想上班我們也同意了,你想出去玩也無所謂,可是你搬出來住,和我們分家,我怎麼也接受不了。”

“你就忍心看媽這麼難過痛苦嗎?”景懷心如刀割,“大哥的身體也不好,說不定哪一天就……燦燦,你彆丟下我們一家子行不行?”

“我心意已決。”景燦燦對於一家子的苦口婆心規勸,完全冇有半點心動隻有厭煩。

“燦燦啊!你這幾天連媽的電話都不接了,你不知道媽有多痛苦有多難過。人家都常說女兒是父母的小棉襖,你真的不願意再當媽的小棉襖了嗎?”景太太拉住景燦燦的雙手,抬起朦朧的淚眼看著女兒。

“媽,不是我不接你電話,而是一接起來你其實也冇有什麼事,然後就讓我大哥開始在我耳朵邊上

念,這誰不煩啊?我也是人啊!我又不是什麼寵物,也不是什麼承受這些的垃圾筒。”